精彩小说 > 踏星 > 第五千零八十三章 直面主宰

第五千零八十三章 直面主宰



  “千眼幡给我。”陆隐厉喝。



  圣暨没有犹豫,取出。



  千眼幡,就是一面幡,上面缝合了上千只眼睛。



  这些眼睛没有神采,唯有仇恨与不甘,那是过了亿万年,亿亿万年都无法忘却的仇恨。



  每一只眼睛都是一个天眼族人,也是长舛的亲人。



  长舛到现在都没恢复不是因为九垒一战受创,而是这些亲人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



  “让我死个明白。”圣暨语气压抑到了极致。



  陆隐抓住千眼幡,复杂看着,喃喃自语:“晚辈陆隐,将替人类文明,复仇,诸位先辈安息吧。”说完,轻轻一震,千眼幡化作飞灰,散去了的一刻没有变化,那些眼神依然是刻骨的仇恨,他们早已死了,根本听不到陆隐的话,但这话,陆隐要说,不仅说给天眼族人听,更说给那些为人类文明延续拼死厮杀的先辈们听,说给那些站着被死亡收割的普通人听,说给那些爬过死亡深渊,只为让那一道身影屹立的人听。



  垂下目光,落在圣暨身上。



  怎么看怎么恶心。



  圣暨的不甘不是战败,而是这场战争到底怎么回事?



  但陆隐不会给它解释,点将台地狱出现,将它一脚踹入,先增加一波因果再说。



  同时,他转头看向远方。



  巨城废墟那边的战斗也接近尾声,第一个死的就是微云文明之主,长舛虽然没恢复,可也不是一个后继且不断被因果主宰一族打压的微云文明之主可比。



  如果是那个开创微云文明的老祖,那就另当别论了。



  紧接着就是湛骨组合的溃败,它们联手其实很强,尤其因果运用,可遇到了老瞎子这么个能跟圣擎交手的高手,再加上青莲上御还有诸多投影到巨城废墟的永生境强者配合,它们的战败在意料之中。



  但最关键的还是失去了因果命盘,导致无法演化天地,这才是它们战败的最大因素。



  而因果命盘,被陆隐让圣藏给收走了。



  最后就是罪宗宗主罪苍。



  这个能生命无限制的高手太难缠了,混寂全力出战,也只是打了个平手,怎么说都是独占一界且跟随过主宰的绝强者,据说也是可以进入岁月古城的特许生灵。



  陆隐平静看着。



  混寂施展的战力让他看不懂,毕竟境界在他之上,而罪苍的锁罪之法也极其强悍,唯有混寂可破。



  这一战还会持续,但要不了多久了。



  一个个高手将它们包围在中间,罪苍的战败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它一直在等圣暨,可注定等不到。



  这场战争比想象中简单多了。



  不过若非陆隐拉来了几位高手,再加上混寂能生命无限制,也不会那么好打。



  最关键的还是陆隐自己压下了圣暨。



  如果不是以骷髅分身在这数百年间于内外天厮杀,不断突破,他还真未必能赢圣暨,很可能就会让圣暨或者罪苍跑了。



  话说回来,相思雨还真看得起自己,如此规模的战争,居然要一个不留。



  想到相思雨,陆隐目光就沉了下去,这个气运主宰才是他现在最在意的。



  可以让巨城一个不留,也可以让相城,一个不留。



  她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不过除非她本体出现,否则已经难以奈何如今的相城了。



  接下来,他看向母树方向,因果一道算是被打落了尘埃,岁月古城那边即便有高手也难以返回,可其它主一道还在。



  这场战争考验了当前人类的实力,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可以对撼主一道了。



  那就让战争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他可没有被动的习惯。



  时间不断推移。



  点将台地狱多了两个生灵,正是湛骨组合。



  这两个家伙来自奇异文明,附着于刀剑之上,可这刀剑属于九垒曾经的高手。



  只等增加完因果后,直接收割死亡,将刀剑收于相城。



  最后还剩罪苍。



  这老家伙是真能撑。



  陆隐拖着点将台地狱出现在战场外,遥望罪苍。



  罪苍与混寂的鏖战让所有人看的震撼,那股力量连长舛都期盼,可弥主不让他们走这条路。



  见陆隐出现,长舛急忙过去。



  “圣暨呢?”



  陆隐看了眼点将台地狱:“等会交给前辈。”



  长舛看向点将台地狱,缓缓握拳,等待着。



  “看什么看,还不帮忙?”混寂大喊,瞥了眼陆隐,目光相当不满,这家伙居然看热闹。



  陆隐笑了:“难得有机会让前辈全力施为,前辈尽管放手一战。”



  混寂翻白眼:“少跟我废话,我可不想被弥主知道修炼了反道之力。”



  “弥主会知道?”没人知道弥主是不是死了,混寂对弥主的敬畏与尊重是发自骨子里的,只要确定弥主没死,它就不会擅自动用这股力量,如今也是没办法。



  混寂没回答,它希望弥主没死。



  周边,老瞎子,别院院主,暴,彪都静静等着,一个个都被人类这一方的实力震慑到了。



  没想到除了一个陆隐,还有高手能对战罪苍。



  那可是罪苍啊。



  暴与彪很想灭了罪宗,替灭罪报仇,可它们不是对手。



  冒然上去也是拖后腿。



  只能偶尔偷袭一下。



  “还不出手?那俩家伙偷袭都比你认真,一看就是专业的。”混寂再次大喊,指的就是暴与彪。



  暴与彪无语,这话真难听。



  罪苍发出低吼:“人类文明,为什么我们的行踪会被发现?是不是圣漪出卖了我们?”



  此战,原本在巨城的圣漪没了,要说出卖,好像也只有它。



  陆隐平静看着,点将台地狱,一个个高手被唤将而出。



  同时,额头第三只眼盯着罪苍,鸦转身。



  当陆隐出手,战斗就简单多了,尽管陆隐没有以涅盘树法加入战斗,可他手段奇多,唤将而出的三道规律也在消磨罪苍的战力。



  眼看罪苍身体不断黯淡,那扩散而出的枷锁布满了细密的裂痕,它发出不甘低吼:“杀主宰一族,会被主一道追杀,杀我,人类,你们会被主宰追杀,这个代价你们承受得起吗?”



  混寂攻击停下,愕然望着罪苍。



  陆隐目光一凛,此战,死去的因果主宰一族生灵不少,其中部分死于界战之下,部分死于人类强者投影,也有部分死于战斗余波。



  杀死主宰一族生灵,就好似在宇宙点亮了一盏灯,会被就近的主一道修炼者追杀,这种滋味陆隐体会过。



  当然,现在已经不在乎了,姑且不说这里离母树内外天太远,遭遇主一道强者的概率不大,就算在内外天,他也可以让将七把烙印抓出来。



  然而罪苍的话却似乎与主宰一族生灵不同。



  “怎么?你还比主宰一族生灵高贵不成?”陆隐沉声问。



  罪苍声音嘶哑,转动枷锁,似乎在面朝陆隐:“我追随过主宰,主宰亲自于我体内布下烙印。杀主宰一族生灵,烙印会让主一道生灵看见,追杀,可杀我,这烙印直接呈现在主宰眼前。”



  “这是圣暨,圣擎它们都没有的待遇。”



  “换种理解方式就是监控,主宰以因果在监控我,可同时这份烙印也在保护我,所以刀合没死,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下来,真没谁杀得了刀合吗?”



  “不是不杀,而是不愿杀,谁都知道死主没死,谁也不确定死主是否能归来,所以没有生灵愿意承担死主的怒火。”



  “人类,你们想直面主宰吗?”



  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汗毛耸立,包括陆隐。



  直面主宰?



  那就是绝望。



  陆隐面对相思雨这么个主宰分身已经毫无自由,就跟提线木偶一般,若直面主宰,命运必然完全被控制,连死亡都做不到。



  没人怀疑罪苍的话,它说的合情合理。



  罪宗独掌一界,若没有手段控制,主宰都不放心,毕竟主宰也要入主岁月长河,不在内外天。



  那,甲主呢?



  身为意识一道可以独掌一界的存在,甲主是否也被意识主宰控制?所以因果一道承诺甲主在可以运用甲灵之前不左右它们的行为,只控制甲界。



  所以他假借圣藏之口道出甲界会归回意识一道其实不是猜测,而是必然。



  其实因果主宰一族也知道甲界必然会回归意识一道,只要意识主宰归来的话。



  罪苍再次开口:“我知道要你们放我离开不可能,但我不愿意死,你们可以拿我当筹码换取一次机会,相信我,我有被换取机会的价值。”



  陆隐看着罪苍,如果这家伙知道罪界被自己毁了,罪宗死亡大半,只有一个罪商带着残存的罪宗生灵逃去因缘汇境,不知道怎么想。



  内外天都在等罪苍回去杀晨,可它们注定等不到。



  身后,点将台悬浮,眼前,一众高手包围罪苍,罪苍已经退出生命无限制状态,它赢不了,索性不打了,就赌陆隐他们不敢对它出手。



  陆徊瞬移到来,同时带来了将七。



  一个将七,蝼蚁一般的生灵,根本不被罪苍关注。



  陆隐缓缓接近罪苍,“就连圣擎,圣暨都没有你这份待遇,当初你跟随因果主宰做过什么?”



  罪苍低沉道:“人类,我不问你们,也不会回答你们,我有自己的价值,主宰的烙印,我的命,都是价值。”



  “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绝路一条,随你如何。”



  陆隐来到罪苍身前,这罪苍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29f8N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