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从将夜开始的诸天旅程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一)

第七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一)


 天、地、人,三道的因果,悉数开始清算。


 不知道多少生灵,回归了天地,偿还了因果。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不是一句空话,因果从来不虚。


 只是仙家岁月,以三千年为春,三千年为秋,一春秋之后,便是一万两千余年。


 实在是有些久了,但幽冥地府十八层地狱之中,刑罚叠加却足足有,千万年仙家岁月之久。


 生死簿上,从来不会有假,没有谁能够,逃得了人书生死簿的审判。


 而在某方大千世界之内,看着灵气散溢,祖脉断绝的情景。


 鸿钧平静的说道:“扬眉,盘古大神昔年,以自身化了洪荒天地。


 我一老朽,不如盘古大神多矣,下一盘古纪元的情况又很是特殊,所以得劳烦你们这些老朋友走一遭了。


 诸道相合,以为山海,老朋友走到现在不容易,但前路断了,何不重来呢?”


 鸿钧老祖蛊惑的声音,响彻在天地之间。


 但应法旨而来的诸多玄门耆老,以及那位不可捉摸的杨眉老祖。


 心中却是一阵胆寒,这鸿钧分明是想,拿他们这些人填了坑啊!


 杨眉淡然道:“老友,过分了些,我等皆是玄门的顶梁柱,安能散道而去,山海不山海的我们不在乎,可真要让我等舍了这一身修为,实在是过分了。”


 能够从这一盘古纪元开辟之初走到现在的仙家,哪一个不是历经了艰难万险。


 虽然平时看起来一个个的都满不在乎,但是当真正想要这些仙家,舍弃修为开辟下一盘古纪元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去舍弃。


 乾坤老祖手持先天灵宝,冷漠的说道:“老朋友,你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我等虽修有大道,但安敢丢弃,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在他看来这鸿钧真实越活越疯了,居然想拿着他们去填那个大坑。


 那个大坑,压根就填不满。


 鸿钧淡然一笑,说道:“诸位老友稍安勿躁,且听我细细说来,下一盘古纪元前期诸位老友肯定无法复苏,但是当下一盘古纪元之末到来,所激发的黄金大世,必然比之这一盘古纪元还要辉煌。


 到了那时,诸位且不是个个都有混元道果?”


 他很清楚这些跟他一同走到现在的老朋友们,究竟是有多么的难缠。


 一个个隐藏的弱不经风,可实际上呢?哪一个没有点与混元相抗衡的底牌。


 既然他都要走了,那么自然应该,带着这些老朋友一起走,否则他不放心啊!


 杨眉缄默不言,他已经是混元大罗金仙之境界了,哪里还需要鸿钧所画的大饼。


 鸿钧画饼,或许鸿钧的那些徒子徒孙会相信,但是这些老家伙们,谁会相信呢?


 混元大罗金仙之境界,要是真的那么好成就,那些老家伙,那里还用等到现在呢?


 混元大罗金仙之境界,实际上是大罗金仙境界的修行者,具备了混元的特性。


 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也!


 这个境界,几乎上不会被打死了,只能封印磨灭,但凡诸天万界之中,有一人念叨其名号,都能为其提供重新现世的锚点。


 这也是为什么,诸多仙家热衷于,将自己的名声,流传下去的原因。


 无论是美名也好,恶名也罢。


 只要流传下去了,终有一日,被磨灭得什么都不剩下的仙家,终将从时空长河之中走出。


 乾坤老祖嘲讽道:“老朋友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画饼,可是你这大饼,我等实在是吃够了啊!”


 当年古神治世的时候,鸿钧就是不断的给他们画饼,所以鸿钧画出来的大饼,他们已然吃腻味了。


 鸿钧看着乾坤老祖等玄门耆老,平静的说道:“诸位老友,可我这饼既然画出来了,那么诸位就必须得吃下去,无关其他什么事情,诸位老友如果不愿意吃,老道我还有老道,连胳膊都抬不动的地步。


 我可以喂诸位吃下去这大饼,不知诸位以为如何呢?”


 造化玉牒在鸿钧手中,绽放出了荧光,无穷无尽的大道法则,构成了森严阵法。


 直接将这方大千世界所笼罩,在这方大千世界之中,除了他们之外,早已没有了其他的生灵,这里就是他为这些老友,准备的风水宝地啊!


 杨眉见此直接开溜,可还未溜走,便被阵法给拽了回来。


 隐约之间,有一道斧光,直逼扬眉真灵。


 见此情形扬眉不由得哭诉道:“我就知道鸿钧这一次找我准没好事,准没好事,没想要连我自己都给赔进去了。”


 鸿钧的嘴,骗人的鬼!


 谁相信鸿钧画的饼,谁就是傻子。


 乾坤、阴阳、烛龙、罗睺、祖龙、麒麟、还有祖凤这些人道大能,哪一个没有被鸿钧坑过。


 乾坤跟阴阳最倒霉,看家的至宝,都被鸿钧顺手捡走了。


 等这俩倒霉蛋,想起来去要的时候,鸿钧的弟子都成了混元。


 只能乖乖回到道场,静诵讲黄庭了。


 鸿钧看着哭诉的扬眉,笑着说道:“放心,老友,下一盘古纪元之末,你当为盘古开天,这可真实莫大的机缘啊!”


 然而扬眉听闻此之后,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作为历经数个盘古纪元不倒的扬眉而言,证道盘古就是个坑,一个谁进去都填不满的大坑。


 鸿钧不禁现在要坑他,下一盘古纪元之末,还要坑着他去证道盘古。


 这天底下还有讲理的地方吗?


 诸多玄门耆老们,此刻也是心如死灰,鸿钧这货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了。


 他们现在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谁能从鸿钧手底下逃走呢?


 “罢了,罢了下一盘古纪元之末,终究还有一个混元的位子,只希望鸿钧道友这一次不骗人,否则老祖我下一盘古纪元之末,就去找罗睺了。”


 阴阳老祖,冷笑的说道。


 若说在这诸天万界之中,谁能跟这鸿钧老祖抗衡,也就只有那位魔祖罗睺了。


 相较于鸿钧的坑人,魔祖罗睺简直就是个老实人。


 “阴阳道友说的没错,希望鸿钧道友这一次不骗人!”


 “罢了,罢了!”


 “......”


 没过多久诸多玄门耆老,纷纷自我道化,仅剩下真灵融入这方大千世界。


 一时间这方大千世界的位阶,直接被抬升了不知道多少个台阶。


 而后鸿钧老祖,再一次飞剑传书,至诸天万界各处!


 这方大千世界之内,鸿钧老祖端坐在天柱之上,周身大道流传。


 似乎下一刻,也要陷入道化之中。


 ------


 只不过与玄门耆老不同的是,收到鸿钧老祖飞剑传书之后。


 除了极个别混的不怎么样的紫霄宫中客选择了前去之外,剩下的几乎没有人理会鸿钧法旨。


 必将现在能发鸿钧法旨的有很多仙家,女娲娘娘、通天教主,以及那位人教的苏真人。


 谁知道这是不是下一盘古纪元那些修行者,整出来坑人的东西。


 只不过再收到鸿钧法旨之后,诸多圣人道场大开,诸多仙家纷纷赶赴其中听道。


 一时间诸天万界可谓是安静的可怕!


 大赤天中!


 老子看着人教诸多弟子,说道:“你们那位师爷已经开始了,玄门耆老已经道化了,如果你们也不想莫名其妙的道化,就安安稳稳的待在这九重天界。”


 他那位老师果真还是风格不变,一出手便打了诸多仙家一个措手不及。


 整个诸天万界的仙家,已经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无二。


 生怕某一天,正在闭关修炼,就突然自我道化了。


 玄都这时候,说道:“启禀老师,白泽的史书,已经有了七成仙家支持,下一盘古纪元,可以依照此书而行,只是有些仙家,不见得会愿意,看到那样的画面!”


 他很清楚另外的那三成仙在想些什么,必将山海经一书之中,白泽并未描述那些仙家的存在,无法流传名号,那么就代表着在下一盘古纪元,将会弱人一等。


 但那些仙家从未想过,在这一盘古纪元,他们也是很是孱弱。


 老子看着玄都,平静的说道:“无妨,七成的仙家支持,那么这件事情,就已然成为了定局,天意如此,谁也更改不了。”


 白泽写的山海经的确不错,一兆六千万字,写的的确很是不错。


 可以说是将,下一盘古纪元安排的明明白白,甚至将下一盘古纪元的那些武道修行者,也安排的明明白白。


 只是山海之大,又将造就,怎样的盘古呢?


 从他那位老师鸿钧老祖,让玄门诸多耆老们道化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


 下一盘古纪元那些玄门耆老,虽有混元之机,但却无盘古之机。


 谁又会乘风而起,有证道盘古之机呢?


 纯阳说道:“山海经,的确很是不错,不过我等故事少了些,得去找白泽喝顿酒,舞舞剑才行。”


 身为一个文官,他相信白泽,一定会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


 ------


 玉清天界。


 东昆仑山,玉虚宫内。


 元始天尊,直接了当的将,鸿钧老祖让玄门耆老道化的场面。


 让玉虚弟子看了个明明白白,结束之后玉虚皆是吓得一句话也敢说。


 实在是太狠了些,玄门耆老都被迫道化,那么他们是不是也会有这么一天。


 凡人尚且有万般艰难唯有一死的说法,何况仙家乎!


 元始天尊平静的看着自家弟子,训斥道:“你等也都看到了,诸天万界风起云涌,玄门耆老为了下一盘古纪元也已经先行一布,如果还想着领略山海之貌,就老老实实的待在玉虚宫,切莫出去生事!”


 他那位老师,终究还是没有强行,拿这些后辈弟子前去填坑。


 不够谁要是信了他家老师鸿钧老祖的话,去了那方大千世界,可就真的是万般不由人了啊!


 真当盘古纪元更迭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此时此刻一言一行,都有大因果,大机缘。


 广成子闻言,起身说道:“启禀老师,莫非真的要依照白泽所写的山海经,定下下一盘古纪元的进程吗?”


 不就是白泽版的山海经吗?


 他又不是没有看过,有些地方确实不错,但有的地方的确是差强人意,有那么些许的不尽如人意。


 “是啊!老师,白泽明显是想坑我玉虚。”


 “必须得找白泽好好谈一下才行!”


 ...


 玉虚弟子各执一词,整个玉虚宫纷纷扰扰,但片刻之后,整个玉虚宫又沉寂了下来。


 诸多玉虚弟子看着元始天尊,不怒自威的面容,纷纷是缄默不言。


 元始天尊淡然道:“这是经过诸圣同意,诸天万界七成以上大罗仙家同意的事情,换句话而言,这就是天意,大势已经定下,小势可改,山海经上,那些地方不如意,你等可自去找白泽商谈。”


 改山海经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存在,在白泽就躲在娲皇宫内,去娲皇宫内让白泽,改山海界无异于是在挑衅他那位师妹。


 他这些弟子,必定要遭受刁难,不过这样也好,遭受些刁难总归是好事。


 广成子躬身道:“我等,领老师法旨!”


 白泽其人,他素有所知,白泽诞生于盘古大神开辟天地之时,有着史官的权柄,冥冥之中自有一番定数。


 玉鼎真人淡然道:“改与不改,都还是需要靠手上的剑去说话,就算改得花团锦簇,手上的剑不锋利,也是无济于事。”


 在他看来白泽写的很是不错,知识他的某些师兄师弟,太过于贪心了,没看到女娲娘娘,跟西王母师叔的名声都受损了吗?


 那些前辈通过了的大势,哪里有那么容易更改,还不如苦熬呢?


 等什么时候轮到了,他们做出的时候,还不是任由他们去改?


 具留孙淡然一笑,说道:“玉鼎师弟此言差矣,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做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名正言顺,有了山海经中的名,做起事情来自然是无往不利。”


 他得去找白泽好好谈一下啊!


 否则真到下一盘古纪元来临,他昔年欠下的因果,可都要上门了呀!


 玉鼎真人淡漠的看着具留孙,说道:“那你去吧!娲皇宫就在凤栖山上。”


 现在去凤栖山,找白泽无异于痴人说梦,你跟白泽有交情吗?


 ......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AxDXgRNjZE.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