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网

第230章某研究主任的乐观

作者: RVCake

第230章某研究主任的乐观

    她是个笨蛋,嗯,他是我所知道的最大、最插进笨蛋。

    他竟然和我一样是魔族,真是难以置信。

    我在研究室的桌子坐下,喝着自己泡的并不好喝的红茶,叹了口气。不过多亏了她,我的研究确实很有趣。

    生命的复制虽然有点蠢,但实际进行得很顺利,让人笑不出来。我抬头看着端坐在研究室中央的泰纳斯拉弗尔,自言自语。

    “我也试着进去看了看,不过两秒钟就受不了了”

    不过不管是试一试还是什么,混蛋才会钻进生命力湍流肆虐的装置里。实际上我也只是伸出胳膊,尽管如此我还是痛苦得想哭。

    “理论上我是知道的。但我还在想她能坚持下来,是不是理论上有漏洞”

    我像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一个人喃喃自语。现在是深夜,除了我研究员谁都没有留下来。

    不过,作为研究班代表的我,罗娜·杰雷得,也曾利用自己的权限,带着小睡用的床在这里过夜,所以留在这里也不会被人怀疑。

    这些暂且不论,我亲身体验了刚才的痛苦后,再次思考,她是个笨蛋。

    确实,我能理解对像妹妹一样一起生活了几年的人产生感情的心情。为此与中央的干部们为敌,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为我自己不太喜欢上层的人。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会这样吧。那种痛苦,怎么想都不如死了。只有一只胳膊。全身是难以想象的。

    “真是太不合理了。”

    说着我拿起身边的一份资料,用特殊的方法进行了封印,除了知道那个的人以外,只... ...

    能看到白纸笔记的资料。

    我翻了一遍。

    标题:神机拉弗乌尔·泰纳斯的生命复制,论其功效与副作用

    这是我以她为实验台整理出来的研究书,作为协助她的代价我要的就是这个。但是,当我提出这个建议时,她笑着说。

    “啊哈哈,你也太不老实了。算了,你是想搞研究吧就这样吧谢谢你。”

    虽然我激烈地反驳了她,但她还是重复了一遍谢谢,真的是个不听别人说话的家伙。

    我和她的相遇,距今已近七年前了吧。在这里,魔导都市阿斯特拉尔中有一个人才培养机关,它聚集了优秀的魔族的孩子们,以培养将来的研究者为目的。

    名字叫作阿尔戈斯研究学院,我虽然不是魔贵族出身,但对自己的才能很有自信。特别是在治疗装置的制作、幻兽的调教方法等与生命相关的领域,更是无人能及。

    另一方面要说她是在魔贵族中规格极高的七贤者的后裔格雷尔弗家族的独生女,仅凭这一点就在学院内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存在。但是对自己的才能有自信的人聚集的学院。

    刚开始的时候,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是靠着家世,没有什么才能就进了学院。然而,这一切发生了改变。

    那天学院给第一年的学生们布置了自由课题,让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发表。为了提高幻兽们被打倒后重新涌现的速度,我发表了划时代的装置,受到了大家的喝彩。

    就连学院的老师们都惊叹不已,甚至有人提议马上在现场采用,这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自尊心。

    但是之后她发表的研究成果,把... ...

    我的喜悦和会场的热烈气氛,全都烟消云散了。

    “啊,迄今为止一直依赖个人的实力魔导装置能很容易地大量生产啊。性能的微调整要是能大量生产就好了!不过同样质量的大量制作,哪有那么方便的方法吧”

    “……”

    会场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她的说明完全否定了魔族的常识。她创造的东西,说起来,那就是产生魔导装置的魔导装置。

    “咦大家怎么了这么简单的东西,就不能说是研究成果吗确实是为什么想不到这种东西,大家也知道吗”

    “啊!”

    教师们的嘴张得太大,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本来可以发表更好的这样的话,会成为借口吗嗯,对不起。”

    她一边说着好听的话,一边低下了头。我坐在会场的最前排。所以我注意到了,她的肩膀在颤抖。当然这并不是紧张或羞耻的颤抖,很明显她是在笑好笑。

    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向会场的所有人发出猛烈的讽刺,我不可能知道。这个时候她和同居的妹妹的关系似乎不太好。后来听她说,这就是她的态度。

    姑且不论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笑了,毕竟太搞笑了,没办法。我的笑怎么也止不住,在周围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我继续笑了好一会儿。

    大概是对这样的我感兴趣吧,没过多久她开始积极地跟我打招呼了。

    实际上,我并不是很想接触的对象,但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与那些与自己的才能不相称的人相... ...

    处,所以常常一个人待着。

    所以只要她主动搭讪,两个人相处的机会自然就多了。

    “总觉得我和你很合得来。”

    “是吗我倒不是。”

    “你又不老实了,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学院午休,我们在老座位里放松地坐着。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约定,但我发现我们每天都在同一个座位上碰面。

    “嗯,你泡的茶很好喝。”

    在这个学生们多携带研究用的便携式魔导装置等的学院内,她是特意携带手工制作的混合茶叶和茶具套装这种笨重工具的怪人。

    “哈哈哈,是吗那太好了。今天的混酿是我的自信之作。”

    “让我试试吧。”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数年的时光。于是,从学院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拉福尔·泰纳斯的研究班。

    这当然也是因为我留下的优秀研究成果都是与生命有关的。但是在那之后,我在不知不觉中,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成了研究班的代表。

    背地里肯定是她一手策划的,我确信。然后在那之后。我知道了她的意图。

    拿到的资料的第一页,写着和她继续合作研究的内容。

    拉弗乌尔·泰纳斯是四柱神之一的造物主露西亚·马塞尔的力量片段,其性质是不断孕育生命。但是,这里产生了一个根本性的疑问。

    这里所说的生命是什么至少不是新生命的诞生。只要调整一下,就能创造出模拟的幻兽。即使是这种人工的幻兽,有时也会产生少量接近自我的东西。

    ... ...

    但反过来说,如果不准备容器,就连肉块都不会产生。装置里只有不可思议的湍流在肆虐。

    因此,产生出来的准确地说是生命力本身,这里所说的生命力,既是倾注在**上的力量,也是给予自我觉醒契机的东西。这样的推论成立了。

    然后。

    只要有**,然后注入生命力就能创造出生命体的形态。

    那么只要准备好成为**源泉的容器,并拥有作为雏形的精神,就能创造出拥有由这种精神所塑造的新自我的**。

    这是一个愚蠢、荒唐的想法。尽管如此,我还是发挥了作为研究者的坏习惯,没能拒绝她想把自己当作实验平台的提议。

    所以那天,我也把她请到了我代表权决定留宿的研究室。当时正是像现在这样的深夜。

    于是产生了以她的意志为基础,将她的**原原本本地镶嵌在一起的复制体。并且,以她的精神为雏形拥有意志的她的分身。

    后者显然应该被称为新生命,所以我一开始也对此抱有浓厚的兴趣。但是这个自称雷米的女孩,实在是太特殊了,那样就不适合作为研究对象。无法比较、类推、验证,只是当时的特别制作。

    “不,你再怎么不想和那个扯上关系,就硬把他从研究对象中排除出去,这是作为研究者应有的姿态吗”

    虽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但我没有理会。

    “呵呵呵,真是不高兴啊。说起来罗娜不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吗请对独生女更感兴趣吧,要不要折腾折腾,做个人体实验”

    对于这样的声音不是无视,我全速逃走了。当然... ...

    是指体力不支的我,虽然很容易就被抓住了。这些暂且不论,问题是另一个方面。

    她的没有自我的复制体。但是那是没有自我,而不是没有意志的人偶。

    因为她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在别的地方却像自己的**一样操纵着复制体。

    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着类似于召唤魔法召唤兽卫士中所说的施术者和召唤兽的关系的灵魂联系。

    “这个不错,只要有这个不管多危险的地方,我都可以不怕失去生命。”

    “然后呢如果没有了,再复制就行了”

    “嗯,请多关照。”

    我惊讶地说,她爽快地点了点头。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每次都会陷入痛苦的境地吗

    不过这项研究看起来很有趣,一个人的意识带动多个**。这时那个人的视野是怎样的说到底,人能忍受这种感觉吗

    不知不觉间,她似乎连本体和复制品的区别都失去了,但她似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不便。我一边仔细听她说话,一边写下的信息,填满了这本笔记的后半部分的大半。

    “嗯,这种东西我习惯了。不是那么难,关键是在自己的头脑中分割思考就行了。第一个人用的思考和第二个人用的思考,分开使用就行了。你看这很简单吧”

    她说着这样的话无忧无虑地笑着,不知不觉间我也只能报以近乎放弃的笑容。同时笔记的记述也会中途中断

    真是的所谓天才,总是难以度量的。

    世界上充满了绝望,看不到未来,不安不断,烦恼不断,希望破灭。

    ... ...

    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事都能心想事成。如果是平时我对事物的看法不会那么悲观,但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不由得这么想。

    表现人世的悲叹和悲叹体会不幸,体会绝望。在让观者感到忧郁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他就这样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

    那双眼睛就像浑浊无底的沼泽,憔悴的表情别说霸气了,连生气都感觉不到的他耷拉着肩膀。看着他低着头,几乎纹丝不动的样子,我真的开始担心他的健康状况了。

    那么,这种状况究竟是什么呢

    我们在解决了库尔韦德王国的事件后,离开了因怪兽袭击和王城崩溃而混乱的城市,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水之圣地库尔贝尔德。

    虽然发生了混乱,但并没有造成居民伤亡,甚至还摧毁了过去多次敌对的范式,对我们来说现在正是顺风顺水的时候。

    即使是前方的困难,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克服。就在我重新思考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这样的状况,真是晴天霹雳。

    魔导船艾莉亚·诺恩的船舱之一,我一言不发地和房间的主人面对面坐着。

    “那个你怎么了”我终于忍不住沉默,露西亚终于抬起了头。

    “嗯,对吧,沙尔。到底是什么不好呢”

    “什么”他低声嘟囔着。

    看来事态相当严重,那张充满苦恼的脸说明了他所面临的问题的根深蒂固和困难。

    我摇了摇头,慎重地问道。“喂,发生了什么我能成为大家力量的话什么都可以的啊。即便是将来露西亚出现什么困难的话,估计也一定会像之前一样能解决啊。所以,... ...

    你能不能安心下来告诉我呢”

    我拉起露西亚的手,认真地看着他的脸说道。

    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打起精神。不管出现在他身上的难题究竟是什么,首先要让他自己冷静下来,从他本人口中问出解决问题的线索。

    是伙伴,想要帮助他们。通过罗列这些事实,让他安心,这是基本我读过的书里也写过。

    那么这个策略是否奏效了呢他的脸上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开朗。

    “是吗果然应该寻求帮助的是可以依靠的伙伴啊!”露西亚感激地提高声音,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哇!是啊,那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我虽然有些退缩,但还是问到了事情的核心,毕竟如果一直在问题的外围徘徊那么将永无进展。

    “啊,那你听我说。”

    “嗯,我会耐心下来听你讲的!”我咽了一口唾沫,就这样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西里尔最近好像在回避我,自从上次的任务完成之后就这样了。她也不会跟我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这真是太过分了啊!”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