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网

第七十一章 给年轻的周瑜上一课

作者: 玩蛇怪

第七十一章 给年轻的周瑜上一课

    即刻的意思,便是立即可以进攻。

    不过大军正式开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特别是十多万大军汇聚,人山人海,总要有个先后顺序。

    九虎上将,如今又多了一名孙坚。

    不过孙坚虽然是上将军,但并不包含在九虎当中。

    因为他的上将军属于军衔,  并不是实质职务。

    而九虎上将他们的军衔也是上将军。

    但实质职务则是前后左右中,东南、东北、西南、西北九个实权将军。

    孙坚的讨逆上将军算是临时职务,并没有归属于他的军队。

    因此刘备做出兵力部署的时候,把他放在陈暮麾下,也就是赵云部,领赵云的军队。

    这样九虎上将,  刘备身边带上了典韦、牵招、张辽、高顺、徐荣五路人马,  总计是差不多八万大军。

    陈暮那边则只有赵云一部,是中央南军三万人,  由赵云统领,这样光刘备和陈暮囤积于沛国梁国一带的总兵力就达十一万。

    原本应该是十五万大军,黄忠和太史慈被陈暮遣走了,统领水军南下取江东,目前只有臧霸领两万步兵,再加上蔡阳陈珪等人在徐州四万人。

    所以从大范围上看,朝廷围剿河南的总兵力还是十五万。只不过将领们各自驻扎地点不同,并没有聚集在一起而已。

    刘备本人是在沛国杼秋县,他身边聚集了八万人马,陈暮则是在沛国萧县,位于敌我前线。

    在确定了战术打法之后,刘备便正式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他派遣陈暮领三万人进攻梧县。

    自己则领主力部队进攻相县,同时又遣徐荣领一万人马,进攻临睢。

    根据情报显示,刘表派了四万余人过来,军队目前就驻扎在临睢、太丘一带,  刘备只派徐荣带一万人过去,  确实没把刘表放在眼里。

    到九月初五,位于萧县的陈暮大军正式开拔。三万人行走在旷野乡间的道路上,连绵数里宛如一条长龙。

    城外秋风萧瑟,从北方呼啸而来的冷风吹得汳水两岸枯萎的杂草在风中微微摇曳。

    数百年后,这条被称为汴水的河流将被隋炀帝下令开挖,从原来的一条中型河流,经过扩建之后,变成运输粮草的通济渠,沟通南北。

    如果利用这条河流运输粮草的话,必然事半功倍。可惜目前朝廷尚未稳定地方,连河南都尚未收复,更别说扩充河道这样的大工程,在统一天下之前根本不可能。

    陈暮骑在紫影的背上,风萧萧兮汳水寒,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顺着前些日子搭建好的桥梁有秩序地过河,桥下水流轻缓,碧波荡漾,  缓缓东流而去。

    广袤的平原上,远处乡间栖息着人家,  大半村庄皆已破败,田园荒芜,只有几处袅袅炊烟从几户人家中升起,整个世界肉眼可见的苍凉。

    河南之地自从到了曹操和孙坚手中,除了前些年袁术陶谦吕布发动的几次战乱以外,到如今也有那么数年没有经历战争了。

    但黄巾之乱和董卓之乱时,河南本就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

    再加上多年战乱、天灾、瘟疫横行,在和帝时期,原本能达到一千多万人口的豫州、兖州之地,如今只剩下不到一半。

    能逃的都已经逃得差不多,剩余的人基本都是破罐子破摔,或者无法逃跑的老人妇女孩童。

    人又不是像地里的庄稼和韭菜,割完一茬又能很快再长出一茬来。

    因此相比于以往,沛国确实荒凉了许多。

    朝廷大军来到萧县已经有一段时日,周围数十里地,皆派遣大量的斥候、探马、岗哨,官员们也下乡抚慰了乡民,张贴了告示,告知父老乡亲不要惊慌。

    在见到成群结队的军队熙熙攘攘出城之后,远处乡间的百姓站在各自村头的小山包上,目光平静甚至不带丝毫感情地看着。

    对于百姓来说,他们从来都不关心谁来统治他们。他们在意的是,来年能不能活下去,仅此而已。

    在这一刻,乡间的这条通往南面梧县的县道似乎变得那么漫长,轻柔的微风拂过秋种春收的宿麦,拂过河边巍峨高大的树木,拂过远处的森林,拂过道路两侧的丘陵山岗,发出窸窸窣窣的婆娑响声。

    深秋时节,天气转凉。

    北方的大雁星罗棋布地点缀了天空,长鸣南下。地上的士兵井然有序地排列成长龙,淹没了整个乡野道路,顺着大雁飞去的方向缓缓前行。

    到了傍晚时分,陈暮眺望四周景色,河南平原虽有丘陵,但若是找个十多丈高的小山丘,便能一望无际,尽收眼底。

    再过十多里地就到了沛国梧县城池,赶了一天的路,他必须找一個地方安营扎寨,准备攻城。

    “丞相,孙将军说,前方八里处可扎营,那边有一处森林,挨着河边。”

    孙坚的一名部将王虎快马过来向陈暮禀报。

    此战孙坚为先锋,在陈暮大军到来之前,就已经先行出发,双方前后相差十多里地,提前为后方主力部队开路以及寻找驻扎地点。

    陈暮点点头道:“去看看。”

    山坡上,周围亲卫紧随,下了坡之后,顺着乡道左侧的道路间隙疾驰往南去,道路上还排着长龙,赵云在队首,最后方则是武安国率领本部人马殿后。

    走了约八里地,来到了一处平坦地区。这里是梧县外围的一处乡亭,有自汳水流淌而来的一条支流经过此地,养育了一方水土。

    陈暮四下眺望,远远见到这里地势平坦,草木旺盛,在河流附近有一片森林,这是大军需要的木材来源。

    水源也有,唯一的问题就是或许因为战乱的缘故,周围农田亭镇村庄皆已经废弃,无人打理,草木疯涨,又逢深秋时节,如果靠近森林过近,敌人一把火烧下来,可能会危及营寨。

    不过古人建造营寨没那么粗糙,既然有河流,往往都会绕着营寨挖建沟渠。而且地处位置又是河南平原地区,周围极为空旷,想学陆逊火烧连营是不可能的事情。

    “丞相。”

    孙坚骑马赶来迎接,到了近前翻身下马,拱手说道:“此地可行?”

    陈暮点点头道:“不错,就在此地安营扎寨。”

    “诺!”

    孙坚拱手一礼,由于他年长于陈暮,与他兄弟相称,官职地位也不比陈暮差太多,因此答诺。

    等孙坚走后,陈暮眺望远处地平线上,约数里之外,一座巍峨高大的城池矗立在道路尽头,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此时在大军周围附近,恐怕遍布了孙策的探子。

    军情司的情报显示,在郭嘉和戏志才分别前往荆州与扬州游说刘表孙策之后没多久,二人最终都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派主力北上支援曹操。

    如果是几年之后,刘表病死,幼年的刘琮上位的时候,也许说不好一大堆人会劝刘琮投降,特别是蔡瑁张允等无能之辈。

    但至少目前刘表还没有死。

    他虽然只是守城之主,没有开疆拓土的能力,可头脑还不至于昏庸到坐视曹操灭亡等死的地步。

    刘表很清楚,一旦曹操灭亡,下一个朝廷要对付的就是他。

    因此不得已派兵前来。

    而孙策同样如此,力排众议亲自领兵北上前来支援。

    目前位于梧县的只是孙策派来的前军,由九江人周泰领五千人马入驻梧县,庐江人周瑜领一万人进驻甾丘,自己则率领主力在后方。

    朝廷前军抵达梧县之后,陈暮便安排人马开始建造营寨,今夜想建造大型营寨肯定来不及,因此只是简单修葺。

    外围用栅栏围起来,也没有修建多个营盘,只是在河边圈出大片空地,暂时就这样原地休整。

    梧县城头上,已经是接近傍晚时分,夕阳落幕,天边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

    周泰站在城头眺望远方,只隐约能看到远方密密麻麻的军队涌动。

    一座简陋的营寨拔地而起,宛如一团阴云般矗立。

    “将军。”

    斥候回来通禀,单膝下跪道:“已经查探清楚了,来人乃是朝廷中央南军,统领为丞相陈暮、上将军赵云,约三万人马。”

    “嗯。”

    周泰点点头,问道:“他们的营寨建造如何?”

    斥候答道:“离得远并没有看太清楚,他们的探马四散,将我们驱赶开来。不过远远一瞧,许是来得晚,没时间安营,只是修了处栅栏,扎了帐篷,并无甚工事。”

    周泰惊讶道:“没有壕沟?”

    “他们没时间挖。”

    “怪哉。”

    周泰嘴里嘟囔了两句,双手背负在身后,犹豫不已。

    旁边副将陈宝说道:“将军,他们没有时间挖壕沟,若我们今夜袭营,以火攻之,把他们营寨烧掉,必能大破敌人。”

    周泰摇摇头:“不对劲,那陈子归行伍多年,从黄巾起就战无不胜,怎么可能会犯这种错误。”

    另一副将袁雄道:“将军莫非是怀疑其中有诈?”

    周泰缓缓在城头上笃步,想了想道:“现在明公还在谷阳,最近淮水下雨,阻碍了粮道,明公北上还要一些时间,我们不能主动和敌人交战。”

    “可错过了这次时机,恐怕......”

    陈宝劝道:“兴许是敌人来得匆忙,一路奔波劳累,觉得我军兵少不敢进攻,特意为之的呢?”

    周泰性格比较沉稳,说道:“这样,派人去问问都督,听听他的意见。”

    这次孙策派的先头部队就是周瑜部,总计是两万人,除了周泰五千人以及周瑜自己的一万人以外,还有另外五千人由蒋钦率领,位于东面皇藏峪山林当中。

    梧县的位置是在后世萧县正南,淮北市东北,徐州市西南方向。它的东面约二十里就是皇藏峪,南面约四十里便是甾丘县。

    此地地势非常平坦,乃是淮北平原的一部分。唯一的山脉丘陵,便是东面的皇藏峪山脉。

    周瑜让周泰驻军在梧县,让蒋钦驻军于皇藏峪,再加上自己本部人马,三部军队就形成了一个倒三角形。

    一旦其中任何一部被进攻,另外两路都可以从不同方向驰援,进攻敌人侧翼。

    而现在周泰也觉得敌人好似有很大破绽,但又不敢贸然行事,因此立即派遣骑士,飞奔往甾丘向周瑜请示。

    周瑜那边其实已经得到了陈暮进攻的消息,毕竟陈暮也没有掩饰,大军浩浩荡荡南下,只要孙策军的斥候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到他们。

    到天色将黑的时候,周泰的派过来的信使向周瑜报信,周瑜稍稍思索之后,很快给予了回信。

    接近午夜时分,周泰才得到回信,此时远处陈暮营寨中灯火通明,外围有士兵举火把巡视营寨,看上去戒备森严,并没有好下手的机会。

    “都督回信说,陈暮治军严瑾,虽无沟壑和大量工事,但必然会增派兵马警戒,夜袭无用,却可以用疲敌之计扰之。”

    看完了回信,周泰对陈宝袁雄二将说道:“你们觉得,我应当如何扰敌?”

    “不若西面点火,东面以锣鼓躁之?”

    陈宝想了个主意。

    他们看到陈暮只是简单地修建了营寨,却没有挖建沟渠,修筑工事的时候,就打算把森林点着纵火烧营。

    但光看外面的阵势也知道,这个想法肯定是无法实施了。

    城里的总兵力才五千,而人家在外围巡逻的士兵火把连成长龙,人马不计其数,就算全城的兵力都出去纵火,估计还没靠近就被敌人袭杀。

    因此这个想法已经胎死腹中,不过既然是疲敌之计,那可以先用锣鼓吸引敌人注意力,然后再去点火,等到火起的时候,敌人又要害怕他们偷袭,又得担心火烧营帐,肯定会忙得团团转。

    这个建议周泰觉得靠谱,于是点点头道:“善,就这样做,待会我亲自领兵出营,你们看守城池,待我回来。”

    “唯!”

    二人领命。

    很快周泰就领了两千人从南门出城。

    一千人带上了大量锣鼓壮声势,另外一千人则准备鱼膏油脂。

    陈暮的营寨离森林不远,而且地面皆是枯萎草地,一旦火烧起来,蔓延的速度会很快。

    但周围附近三四里都有朝廷巡逻军队,还有不少岗哨、暗探,若是不小心惊动,顷刻间就会被包围起来。

    所以周泰的计划是先在远处用锣鼓吸引守兵的注意力,等森林附近的人都被吸引到东南面的时候,另外一千人则趁机去点火。

    虽然把森林烧了不一定能危及到朝廷营寨,但也必然会让他们手忙脚乱一阵,今天晚上都不一定能够休息好。

    也算是间接完成了袭营以及疲敌的两个任务。

    然而周泰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气势汹汹出城准备去搞事的时候,此时在南城外,靠近城池的沟壑、山丘、以及田野里,借着草木掩护,正有数个小队分布观望。

    “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

    “领头那人的模样画得如何了?”

    “外貌特征已经画下。”

    “很好,走。”

    由于城外太黑,不点火把大量夜盲症士兵完全看不清道路。

    周泰觉得自己是在城南,并不是在城北敌人势力范围,因此出城的时候点了火把。

    火把照明范围其实很短,用肉眼看的话,肯定是啥都看不清楚。

    但问题是这些人手上都有望远镜。

    一个个利用夜色掩护,偷偷潜伏靠近到了城门外,最近的一名瞭望手离周泰只有不到百米距离。

    不止是南城,东城和西城也有,反正陈暮是不觉得他们会从北城出来。

    将骑在马背上的周泰模样画下来之后,侦查小队就立即撤走。

    他们一个个都是鱼虾管饱,经常吃动物内脏,不像普通士兵那样夜里完全看不清东西,摸黑回了本部营寨。

    过了约一刻钟之后,五张画像就出现在了陈暮桌子上,画画的人都是专业培训过的侦察兵,极善于把握人的面部特征。

    因此在看到那方面阔耳的形象之后,陈暮敲了敲桌子,说道:“周泰长这样,把画像发下去,让各级军官找找,寻个外形相似的就行,最好会两句九江话。”

    “唯!”

    身边的传令兵很快拿着画像出去。

    陈暮不要求军中找个跟周泰一模一样的人来,只需要体型和外貌神似就行,有个四五份相似,穿上孙家军的铠甲服饰,天色本来就黑,难道还怕骗不过守城的人?

    画像各部将领皆有一份,将领们再召集所有下级军官,曲长、屯长、队长,每一部人马两名军司马,十名曲长,一百名屯长,纷纷前来认画像。

    过了不到两刻钟的时候,在外面锣鼓忽然响起的锣鼓声天当中,一名大概三十岁上下,方面阔耳的大胡子士兵被带到陈暮面前。

    这人也不是个士兵,是一名屯长,他自己看了画像之后,觉得有几分相似,于是自告奋勇前来报名。虽然不会说淮南话,但不会现学两句就行。

    陈暮看了之后,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就你了,穿上孙策兵马的铠甲服饰,准备去赚开城门,若能破城,大功一件!”

    那屯长激动拱手道:“是,丞相!”

    等他被带下去换衣服,学淮南话的时候,听着外面还在不断鼓噪的骚扰声音,陈暮嗤笑着摇摇头,低声道:

    “雕虫小技。”

    “年轻的周瑜啊,让我给你上一课吧。”

    7017k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