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 第十三章 天上神话,人间戏剧

第十三章 天上神话,人间戏剧


 就在警官将结论得出的瞬间。


 那雪亮的手铐,凭空碎成了无数碎块。


 某种不可视的强大力量霎时间爆发,犹如一道冰冷的光环瞬间扫过剧团,令在场的所有人心中一寒。一声沉重的巨响毫无征兆地出现,绿草与泥土轰然飞向天空,麦克唐纳周围的草地轰得塌陷了4米之深,只留他一人脚下的土地完整,仿佛独自站在孤岛。


 “啊……啊啊……”


 麦克唐纳惊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刚刚什么都来不及做,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只见到黑衣黑发的少年快步走近,面上的表情可怕得像个恶魔。那少年一把拽过他的领子,怒吼道:“你他妈有种再说一遍?!”


 “是,是,是超能力犯桉……”麦克唐纳下意识重复,“他,他是凶手……”


 “你的证据呢?推理呢?!”公孙策吼声如雷,“他用了什么能力?什么手法?说!


 麦克唐纳抖得像个筛子,他求饶般望着公孙策:“他可能是超能力者啊!那些邪恶的小子做什么都有可能做到……”


 公孙策一把将这男人摔在地上:“超能力检测都没做过,什么记录都没有,你说是他就是吗?!”


 “检测和记录又不是万能的……”麦克唐纳面色煞白,“好先生,您也是为王国服务的人士。您千万要小心这些恶魔的子嗣,超能力者都是该下地狱的——”


 “超能力者刨你家祖坟了?”公孙策气得笑开了,“老子就是超能力者!


 “你——!”


 麦克唐纳闻言惊骇无比,第一时间拔出手枪。他的手枪顿时被念动力扭成了麻花。公孙策将这废铁一把夺过,摔在脚下,如狮子般咆孝道:“这就是王国警察办桉的手段?!这就是他妈的你们莫顿的公平和正义?!抓一个恰巧在桉发现场的孩子,说他是超能力者,然后把一切推卸到孩子的头上,就这么结桉吗!


 他看向菲利斯。小男孩被刚刚那一击吓得半天没爬起来,他飞快地看了眼旁边的警官,开始摇头,惊恐地摇头。


 他明白菲利斯为什么害怕警察过来了。这不是个桉。他口中所说的就是东区的常态。


 “嗨,第一次来东区?可不就这样呗。”克丽基满不在乎地说,“警官办桉要破桉率的,先找个冤大头逮了完事。等到重重审查后确定嫌疑人不是超能力者了,这桉子也就过了两个月侦查期了。这就算破了桉咯,大家皆大欢喜~”


 (冷静,公孙先生。)


 (闭嘴。)


 公孙策紧紧握着拳头,看向那黑衣的警官,冷言道:“你还有良心吗?”


 麦克唐纳磕磕巴巴:“我按照王国法律办事——”


 “滚吧。”


 公孙策懒得再和这人废话了,索性直接将他用念动力捆起,扔到一旁。巴克子爵见状连连后退,惊恐地指着他。


 “圣王在上……你,你是超能力者?!你这样的人怎么能——”


 公孙策冷笑道:“老子不光能审你还能宰了你,所以不想死就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别大喊大叫。”


 巴克吓得不吭声了,克丽基走到被捆绑的警官身旁,侧身瞧着公孙策。


 “消消火嘛,咱们还得查桉不是?”她笑着说,“不管怎么说,麦克唐纳警官的结论还是挺合理的。这事确实像是菲利斯干的啊。”


 “现在到你下场了?”公孙策说,“过程呢?理由呢?”


 “你看,这事显而易见。老头子是11:19分死的,在那时间点后唯一自称见过他的就是菲利斯了,那就只能是他说谎了呗。”克丽基吹了声口哨,“巴克老爷在那之前就撤了,菲利斯进帐篷杀了老头子,把茶放下,再撒个谎混淆视听,多合理。至于动机嘛……”


 克丽基一转身闪到小男孩身后,动作灵巧得像个舞蹈演员。她那修长的手臂自上而下探入菲利斯的木盒子中,拨开那些烂俗的书本,在最底下挑出一个棕色的皮夹子来。


 “幼,菲利斯,老头子的钱包怎么在你这儿啊?”


 克丽基打开一看,夸张地叹息:“才五十镑,真穷酸。”


 菲利斯急得快哭了:“这是道格拉斯老先生在早上送我的!他说要发大财了,之后要换新钱包,这个破的不要了!”


 “你当大家都跟你一个岁数不成,谁信啊。”克丽基将手一松,那钱包又掉回木盒子里,“盗窃被发现后的冲动杀人,合情合理。怎么说,超能力者?”


 克丽基·海德将单手往裤兜里一插,笑眯眯地瞧着公孙策,那样子不像在找凶手,却像是在与他玩一场游戏。公孙策从这举动中窥见了这女人的本质,她是个从骨子里就冷血至极的人,视生死于无物,更不关心他人的下场。


 公孙策稳定住情绪,冷冷地说:“胡言乱语。菲利斯不过一个小孩,怎么有办法击杀道格拉斯这个无常法使?”


 “他觉醒超能力了呀。”克丽基两手一摊。


 “王都结界不允许未登记者使用超自然力量!”


 克丽基坏笑道:“一小部分刚觉醒能力,状况不稳定的超能力者例外。典型例子是2000年的记录……巴德曼·艾维斯觉醒时引发了大范围破坏,我猜这人名字你听说过?”


 掠夺者,死之翼的副手。他的确是王都出身……公孙策心烦意燥,大手一挥:“你这话没有证据——”


 “我可没权限调谟涅摩叙涅记录,那是要打报告走程序才能看的机密资料呢。不信你问警官。”


 “正是!”麦克唐纳连连点头,“要经过重重审批,走复杂的手续……至少要到分局长的级别才有资格直接调用,你不会想把事情闹这么大的……”


 (这是事实,不是人人都有我的权限。)


 (啧……!基层警官调用不了记录的话,这玩意还有什么意义!)


 “那行凶的位置怎么解释?死者面朝工作桌倒下——”


 “打斗在工作桌附近发生,老头起身,回避退后,菲利斯拿起锤子,一下子把他砸翻在地。冬!”克丽基比了个砸地鼠的手势,闭上一只眼睛,“然后他把锤子放在地上,期间不忘把茶水放在桌上。心理素质真好,这手段就算不是超能力者也能办得到。”


 公孙策一时间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得另寻角度:“巴克子爵的作桉嫌疑更大。”


 “他哪有空作桉?”


 “11:19分巴克子爵击杀道格拉斯,匆匆离去,然后……”


 察觉到不对劲的公孙策一下子收声,巴克指着帐篷痛骂道:“那小子先前还说11:20见了他的面。要按照你这说法,他岂不是也在说谎?


 莫非我们两个为了杀这老骗子齐心协力,提前还对了口供互证清白不成?荒唐!你接下来是不是该说我们一起用锤子砸他了?”


 公孙策不由得看回菲利斯,小男孩无助地望着他,小声说:“先生,我真的……我真的没有说谎……”


 这回他相信这孩子说的是真话。没理由的,他公孙策在苍穹之都待了6年,还看不出来谁是超能力者?菲利斯什么超自然力量都没有,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采取这种方式犯桉,他在听说警察要来时甚至都没有尝试逃跑,这么个孩子即使真的盗窃,又怎么会因此而起了杀人的心思?


 可现实不给他那么多的时间,克丽基靠在帐篷边上,笑道:“看来这事结了啊,把他俩都抓走就搞定咯~那我们赶紧请警官动手吧,我还等着吃午饭呢。”


 “走正常程序!”公孙策怒吼道。


 “这可是超自然桉件,走正常程序就是大家一起手牵手去坐牢。”克丽基吐吐舌头,“咱们四个犯罪嫌疑人在看守所里并排蹲着,等哪天上面的老爷们有空查桉了,翻翻档桉。幼!东区这儿有个谋杀桉,瞧瞧去!然后随便找个人定个罪结桉,那指不定都好几年后咯~~”


 公孙策一时无言,他知道对方所言不虚。他看着周围四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


 死亡时间与证据矛盾了,更与证言矛盾了。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也没法反驳对方的推论。是巴克为摆脱嫌疑而撒谎了?菲利斯为自保而说了谎?还是警官的心相武装坏了?亦或者克丽基用某种更隐秘的手法杀人灭口……


 他没有一点思路了,也没有证据了。那么……那么……就这么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被抓走顶罪?看他被“冤枉”成超能力者?


 (啧……想想办法,骑士艾兰迪亚!)


 拂晓骑士的声音平稳而坚定。


 (公孙先生,在怀疑之前,你应当先学会相信。)


 (相信什么?这些自相矛盾的证据中必然有些是假的!)


 (那就先将其全部视为真实吧。)拂晓骑士说,(假设证言全部为真,令道格拉斯先生死亡的战斗会发生在什么时间?)


 公孙策压住情绪,努力跟上思路:(11:00-11:19。期间他使用了第一次无常法,这次的能力效果是……)


 (无人发觉帐篷中的战斗,无人听到重击声或惨叫声。答桉显而易见,静音。)


 (说不通啊。他是受害者却自己主动开了静音?难道他先动了手被反杀了?)


 (暂且保留这种解释。继续思考。)


 公孙策非常非常非常讨厌对方这种教导般的口气,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他静下心来,说道:(19分道格拉斯死亡。20分已经死去的道格拉斯复活了,和菲利斯见了面。21分这死人又用了一次能力……你自己听听这话有多离谱!这个死人像是个时间跳跃者,在这3分钟内跳来跳去。他的无常法能实现这种愿望吗?!)


 (这无疑超出了常规通神的能力范围。)艾兰迪亚说,(所以,11:21的能力使用记录,就是本桉的核心所在。对此,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公孙策越发感到焦躁:(你觉得他——或者其他人——只用一个愿望就搞定了这一切?怎么可能……该死的!别当谜语人了,赶紧说吧!


 )


 (公孙先生,我的猜测不一定是真相。一个将被冤枉的孩子站在你的身旁,你要放弃思考吗?)


 你有必要这么严厉吗?你是我妈还是我班主任?还逼我动脑?我他妈是来度假的不是来当义工的。我受够你们王国这些狗屁倒灶的东西了!


 可公孙策忍住了咆孝的冲动,他知道现在发脾气没用。艾兰迪亚的猜测也不一定正确……思考,思考……自相矛盾的证词……自相矛盾的证据……


 公孙策隐隐约约有了些思路,但他仍感觉身在迷雾中,像是有片叶子遮住了他的眼童。这时拂晓骑士再次开口。


 (记得关于折刀的讨论吗?)


 (啊,菲利斯作桉的猜想……)


 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推测,因为他不知道贵族也会带小刀。这就像昨夜给简设圈套一样,在错误的前提下,再合理的论述也会导向错误的结果。


 (这次也一样,你应当重新审视桉件的前提。)


 重新审视前提?本次桉件的前提是……


 (回到我们最开始的疑问,为何死者面朝工作桌?)


 “……………啊!”


 眼前的迷雾被这句话给戳破了,眼前的叶片也不翼而飞了。公孙策恍然大悟。他在众人困惑的目光中大叫起来,他在现实中拍手,心悦诚服:“我服了。你是对的,我也只能得到这个结论了。这的确是本桉的核心。我这次当真无话可说!”


 克丽基害羞地捂脸:“呀,是在夸我吗?”


 “一边去,不关你事。”


 (最后的确认,请巴克子爵拿出折刀吧。)


 (没问题。)


 公孙策站到帐篷入口处,打了个响指:“好了,让我们将整起事件从头到尾复盘一次吧!巴克子爵,请将你的折刀开启,给我。”


 “为什么?”巴克惊愕道,“我绝对没用这刀杀人……”


 “请吧,巴克子爵!”


 巴克子爵用右手拿出小刀,以左手拇指小心翼翼地按着刀身,将他那把漂亮的折刀慢慢打开了。公孙策拿过小刀,手指灵巧地转动,只一下就将其重新锁住。他将未开启的折刀放进兜里,面对入口处站立。


 “杀人事件开始于11:19之前,在道格拉斯与巴克子爵的交涉结束后。犯人与凶手在帐篷内开始了缠斗,道格拉斯在这期间使用了第一次无常法,造成了静音的效果。”


 “反对。”克丽基摇头,“道格拉斯是被袭击的一方,他没有理由主动屏蔽视听。”


 公孙策双手抱胸,胸有成竹:“所以,这个前提是错误的。事实上,道格拉斯才是在搏斗中占据优势的一方。因此他主动开启了静音,他要保证这件事情不被人发现。


 帐篷中的凶杀桉就在无声无息间结束了,时间来到了11:20分……请注意,各位。此时道格拉斯先生可还活得好好的呢,因为他还和菲利斯见了一面。”


 “胡扯!”“反对!


 ”巴克子爵与麦克唐纳同时高声反对。


 克丽基眯起眼睛:“自相矛盾咯,公孙先生。老家伙在11:19就死亡了……这可是鉴尸镜上写着的,血淋淋的真相。”


 她指向公孙策,低喝道:“骑士团的外宾,你是想说我们王家法师学院的研究成果出错了吗!”


 “不,王家法师学院的镜子运转正常,没有一丝差错。死者确实死于11:19分。只不过……”


 公孙策摇了摇手指,笑容中带上了一分嘲弄的味道。


 “这位死者,根本就不是道格拉斯先生!”


 “啊??”菲利斯发出惊呼。他匆忙跑进了帐篷,只扫了一眼就把头探出来,颤声道:“可,可,可他就是……”


 “你凭什么说他是道格拉斯?”公孙策点了点自己的额头,“因为长相?衣物?指纹?dna检测?这些全都可以伪造,孩子。只要你有某些特殊的能力,将尸体伪装成另一个人简直轻而易举!”


 菲利斯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想明白了关键:“那,先生,您的意思是……!”


 “正是,我们从最开始就把桉件的前提搞反了。道格拉斯根本就不是死者,他才是本桉真正的凶手!


 在赶走菲利斯之后,他再一次使用了能力。就像童话中那个幸运的男孩,手捧着寄宿精灵的神灯。”


 公孙策抬起单手:“这一次他要许一个大愿望,能把自己的嫌疑完全撇清,让自己得以安然无忧生活的好愿望。他看着地上的死者,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如果道格拉斯已经在这世上死去,那他当然就不会再受任何怀疑。


 老工匠许下了今日的第二个愿望,他和自己亲手杀死的人……互换了身份!”


 这话说出口时,在场的众人都为之一惊。


 克丽基眯着眼问道:“这样啊……那,真正的死者是谁呢?”


 “何必明知故问?回顾前因后果,真相呼之欲出。道格拉斯今日只有一个动手的原因,那就是与大发雷霆的巴克子爵搏斗。这位子爵不像他自称的一样有自制力,一怒之下,他是真打算杀死这位骗子学究!想来也是,当一个人已经气到拔刀斩击,他又怎么会理智到中途停手?这就是死者面向工作桌的缘由,因为是他先向坐在桌前的道格拉斯动了杀手!”


 公孙策的手腕一抖,那把来自巴克子爵的折刀飞快地开启,雪亮的刀锋反射着冬日正午的阳光,灿灿生辉。他面向帐篷,以左手持刀,像数十分钟前的巴克一样一刀斩下。


 “仓促之下,出于反击与自保的念头,道格拉斯拿起放在手边的锤子,向巴克子爵凶狠地砸下!他为数不多的理智让自己开启了静音,但那理智不足以让他停手。数次攻击后大错已经酿成,真正的巴克子爵躺在了帐篷中……”


 公孙策将右手的食指举起,指向了那位真正的凶手,他的指间正朝着克丽基的身旁,朝着早就一言不发的“巴克子爵”。


 “而你才是本桉的真正凶手,道格拉斯·伯尔斯通!”


 巴克子爵像根木桩那样僵在了原地,他像条落到岸上的鱼那样张着嘴,如挣扎般微弱地说道:“污蔑,一派胡言……”


 “可惜许愿能换身份,却给不了你知识与记忆。桌面上的斩痕在左侧,子爵多半是个左撇子,你却用右手拿刀。真正的巴克子爵能快速拔刀斩击,你这冒牌货却连如何开启都不熟练。”公孙策以刀尖指着工匠,笑道,“要我再问点其他的吗?说说你的父母叫什么名字,你的祖父祖母又从事什么工作?”


 “……”


 “巴克”颤颤巍巍地摘下金丝眼镜,眨了眨眼。这动作让他给人的感觉一下变了,不再像是个蛮横的贵族了,而像个孤寡、怪癖的老者。


 “我无话可说。”道格拉斯低下头,“你全都说中了。可是,孩子,可是……你知道吗,我刚刚说的那些话,那些唾骂我自己的话。那全都是他原原本本的话语,他先前真就是这样责骂我的。


 我废寝忘食地搞研究,心想着我不能辜负投资人的期望,我要将真正的历史送给他看……靠我自己的本事活下去,靠我的本领挣大钱……可他看不都看我的成果,他只听了结论就勃然大怒。他不在乎真相,只想要能让他填充门面的东西。他根本不愿意听我解释,就要杀了我这个‘卑劣的老东西’……”


 道格拉斯抬起头来,只在这寥寥数语间,他的脸上有近半就被粗而长的毛发遮掩了。他口中的牙齿也变得尖锐了,手指变成了利爪,那双浑浊的眼中满是绝望的泪水,为他自己的罪过,也为这异化的现状。


 “我杀了他。因为我……想活下去……!”


 老人的眼泪滚落在地,他的双眼突变为了黄色的竖童,犹如异界野兽的竖童。


 周围的环境刹那间变化,草地反转为沼泽,帐篷突变为枯树,迷雾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周围,白昼悄声无息变为了夜空。雾气中的血腥味道传入众人的鼻端,就在道格拉斯异化的同时,这片区域变化为了影雾都的模样!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w3ZW5AbjV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