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 第十五章 剧团诡案(下)

第十五章 剧团诡案(下)


 当他们回到骑士团总部时,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三点。公孙策先一步下了车,发泄般说道:“别跟着我!”阑


 艾兰迪娅坐在驾驶座上,隔着车窗望着他。


 “你可以独自行动,但请不要离开骑士团总部的范围……”


 拂晓骑士似乎还想说些注意事项,但他没听。他心烦意乱,直接大步走开,留骑士一个人在车中。周围白甲的骑士来来往往,公孙策看着这帮光鲜亮丽的人,回想着东区所见的一切,感到心中越发烦闷。


 克丽基·海德说错了,他一点都不觉得吃惊,他太习惯这一套了。混乱的管理、对能力者的歧视、最后总是无辜的人倒霉,上层却歌舞升平……他早在飞空城上就见过无数次类似的事件,现在他到了堂堂莫顿王国的首都,却发现这里不过是个表象更为和平的苍穹之都。


 这世界真他妈的烂透了!烂得无药可救!


 “去你妈的!”


 公孙策在走廊中响亮地骂了一声,引来骑士们诧异的注视。他管都没管,像个无头苍蝇那样在莫大的骑士团总部中乱走,没看到大哥和奥莉安娜。他厌烦了,他腹中饥饿却无意进食,满腔怒意却无人宣泄。走廊两边的门牌在视角边缘闪过。档案室、公用武装存放处、茶室……阑


 “砰!”他像个暴脾气的游戏玩家那样一脚踹开茶室的门,气势汹汹地走了进去。三位骑士正围在桌前喝茶,骑士尤利亚眉头紧皱,骑士伽弗里面露惊色,骑士麦柯罗刚把茶杯送到嘴边,尴尬地张了张嘴,说:“……下午好?”


 “你在喝茶?!”公孙策质问道。


 麦柯罗低头看看茶杯,尴尬地说:“是的。”


 “你还有脸喝茶?!”


 老团长上下摇动着茶杯,委屈巴巴地说:“……是的?”


 尤利亚像只猎豹般矫健地站起,发出雷霆般的吼声:“不许对团长无礼!”


 “注意风度,先生们。”伽弗里赶紧放下茶杯,赶在两位年轻人大打出手前站到中间。他一只手把尤利亚按回座位,一只手揽着公孙策到一旁的空位前,用他那副挑不出错处的口气说道:“请坐,公孙先生。我相信你必定遇到了一些充满争议性的问题……为什么不将它和我们这些见多识广,土生土长,兼具卓越眼光与丰富实践经验的官方人士讲讲呢?”阑


 骑士伽弗里满脸堆笑,年轻的道化师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


 公孙策花了十几分钟才把这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他愤懑不平地喝干茶水,将茶杯重重放在碟子上,作为这段自述的结束。


 “……太糟了,伽弗里。”老团长忧郁地摇头。


 “是,团长。”伽弗里点头,“和东区的每一天一样。”


 “你就在这里说风凉话?!”公孙策的火气又上来了,“像个与己无关的旁观者一样?!”


 尤利亚厉声道:“你又有何资格指责骑士伽弗里?他昨夜彻夜都在影雾都中巡逻,为苏佩比亚的安危而战斗!”阑


 公孙策顿时无言以对,伽弗里打了个手势:“控制音量,骑士尤利亚。”


 尤利亚深吸口气,压低声音:“每一天,每位骑士,都在冒着生命危险守卫王都。你可以因现实中的不公与龌龊而愤怒,但你无权指责一位尽职尽责的老者!”


 “——我已经算老者了?”伽弗里长大了嘴。


 老团长同情地望了眼他的发际线,拖着长调说:“哦,伽弗里……现在不是你头发茂密的时候了……”


 “这和我们当下的议题没有关系,团长!”伽弗里激动地竖起手指,转头清了清嗓子,“咳咳……抱歉,我们当下的议题是?”


 公孙策尴尬地挠了挠头:“骑士巡逻……我不明白。一个人活生生变成野兽了,那难道影雾都的那些野兽都是?”


 老团长遗憾地点点头。阑


 “你应当能猜到,我们居住的这块地方不算平常。这是一次巨龙现象带来的残留影响。在极端的压力之下,欲望,强烈的渴求,有可能让人类发生异化,变成野兽。”


 麦柯罗揪起一缕自己的头发,模仿着野兽的样子。


 “我们称其为渴望兽。在影雾都结界建立前,兽化症状遍布在阿尔比恩岛的各处,所有人都有变成野兽的可能。因此我们的先祖建立了这个结界,它在极大程度上隔绝了巨龙现象的影响,使得人们可以正常生活。”


 “但隔绝不意味着彻底解决。”伽弗里接过话头,“许多渴望兽与幻灵已经和巨龙带来的某种……庞大、复杂、难以解析且极具威胁性的系统融合在了一起。它们无法被彻底杀死,而会在一段时间后借助邪恶的力量再度复活。


 你应该能理解,过多的渴望兽与幻灵会威胁结界的稳定性。它们很可能会越过虚与实的境界,威胁现实中的王都。这就是骑士巡逻的意义,剿灭威胁,守护王都。”


 公孙策难以置信地说:“一次又一次?即使……即使它们很多都杀不死?”


 “这是我们的职责!”尤利亚怒视着他。阑


 这当真是一片被诅咒的土地,自古以来就徘徊着野兽与幽灵。人们不得不拿起剑与其对抗。这场无休止的战斗看不到尽头,怪物们死了还会复生,持剑的人却会逐渐老去。于是他们寻找那些同样拥有勇气的人替代自己,让年轻人的手接过老旧的长剑,让下一代人投身于月下的雾中,与先祖们曾对抗过的怪物血战……


 世世代代,永无止境。


 公孙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淡了,被一种混合着自责与愧疚的情绪取代。他低声说:“抱歉,我……”


 “你的愤怒是正当的,孩子。”老团长感同身受,“没有哪个正直的人,在面对那一幕后会毫无触动。”


 “我只是……我觉得这不应当!”公孙策烦闷地说,“你们是无常法使啊!光骑士团就有两个创界法使,你们不打算改变这情况吗?!”


 “正因为我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我们已经拥有了里侧社会的种种特权,我们才很难插手表侧社会的正常运作。”老团长严肃地说,“力量,孩子,力量的滥用,比一切体制内的错误都要可怕。因为暴力的威慑没有限度,不像法律那样存在一条明确的界限。


 如果我利用力量去威慑每人更正自己的行为,那也意味着我在一定程度上视他人的自由与自主意志与不顾。这又何尝不是以暴力强迫他人履行我自己的意志?”阑


 公孙策想都不想就说:“这是必要的牺牲!”


 “为什么?正义?”骑士麦柯罗肃穆地摇头,“我们只能为正义牺牲自己。”


 老骑士的表情是那样严肃,让公孙策生不起反驳的念头。他知晓对方的话语是正确的,如果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就可以肆意牺牲他人的利益与生命,所谓正义之师又与邪恶的歹徒有何区别?


 “但是……但是……”公孙策叹息了一声,“在体制内想办法呢?在法律范围内呢?连骑士艾兰迪娅都做不到吗?”


 麦柯罗与伽弗里对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他们同时发出了无声的大笑,笑得连手中的茶杯都在抖。


 “先生们!”尤利亚严肃道。


 “咳咳!”伽弗里咳嗽了一声,把身子探向少年人,以极为微妙的语气说,“公孙先生,我不得不向你说明那件令王国举国上下印象深刻的壮举……那是在四年前。骑士艾兰迪娅刚19岁,和现在的你一样充满年轻人的朝气,无所畏惧。并且,她的确打算做点什么。”阑


 卧槽你等会艾兰迪娅今年才23吗?!


 公孙策压下脱口而出的惊叹,问道:“……她干什么了?”


 “她对苏佩比亚官方的所有人员进行了一次细致的调查。”伽弗里强调道,“所有人,不是一个夸张的说法,而是字面上的事实。那份详尽到可怕的报告里有我、有团长、有首席法师、有首相、有所有的大臣,有王国警察厅总厅长,甚至包括王都内每一个分局的每一个基层警察,那里面记载了他们曾进行过的一切违法乱纪的行动和相应的证据!”


 公孙策无言大张着嘴。他心想那该是一份多么恐怖的档案?光骑士团总部就要有多少骑士,算上基层警察又会有多少?算上所有的公务员和大臣呢?数万?十万?他不敢继续想象了,他只以十万为单位想象。一个人的档案起码都有一本书那样厚,那些白花花的纸片足以在物理意义上淹没骑士团总部,乃至将整片街区掩埋。


 而这还仅仅是物理上的伤害,这些信息真正的影响又有多大?即使是他这少年人也能想象出那结果,一旦这份信息被公布,哪怕仅仅是一部分,由此掀起的轩然大波就将成为淹没苏佩比亚,乃至整个莫顿王国的一场天灾般的海啸!


 公孙策无意识地说道:“……她疯了。”


 “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伽弗里点头,“然后骑士艾兰迪娅带着她的成果去了王宫,面见了女王,并召集了所有王国高层。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要将这份档案公开给全体公民,并依照法律解决问题。”阑


 公孙策真的服气了。他现在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愤怒从不算什么。普通的愤青最多在口头上骂上几句,艾兰迪娅愤青起来直接把一个国家的首都查了个底朝天。那些有本事的人哪怕不动武力也照样神威盖世,他们真正发起狠来……是能靠一己之力动摇国本的!


 公孙策发出呻吟:“海啸……”


 “海啸?”伽弗里反问道,“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天轮都要崩坏了!我第一批拿到档案,看完眼前一黑。一半惊讶于同事的行动力之强……”


 “另一半惊讶于王都的黑暗比我们最恶劣的预料都翻了十倍不止。”尤利亚嫌弃地说。


 老团长苦着脸说:“总之,无分立场与表里,我们所有人都在拼命劝说拂晓骑士别把她的成果透露出去。王国的确是一栋老楼,存在着从数百年甚至千年前就积累下来的种种问题,但我们都希望能把这栋楼修好……而不是一脚把楼踹翻了。”


 “这,这最后是,怎么处理的?”公孙策弱弱地问。


 “一场漫长而艰巨的谈判。”伽弗里满脸不堪回首,“我们花了非常大的功夫才勉强说动骑士艾兰迪娅,取部分执法而非全部执法。然后我们从那可怕的档案海中挑出情节最恶劣的人员……你想象不到所有内阁大臣与高级公务员都痛哭流涕是件多么震撼的光景。财政大臣当时想吞枪自杀,我们不得不先把他抢救下来,再把他送到死囚牢房。”阑


 “最后我们成功把天轮崩坏抢救成了王国大地震。举国震动,政坛大换血,一系列全新的政策,东区上下的人几乎换了大半。”老团长说,“紧随其后的是‘幸存者’们对骑士团如山呼海啸般的报复。各项权限都受到了限制,一次次刁钻的调查……首当其冲的是骑士艾兰迪娅本人,那年她已经是星辉议会第二席了,按理应当接任副团长,我们甚至都在讨论过几年让她破格担任团长。”


 “不过,人事调动由于大环境变动而暂缓了。”副团长伽弗里耸了耸肩,“我仍记得那段骑自行车上班的日子,我都不敢开车了。”


 “是挺艰难的,也挺光荣。”老团长乐呵呵地说。


 “是,团长。”伽弗里从善如流。


 尤利亚把茶喝干,硬邦邦地撂下一句:“她至今是我最尊敬的人。”


 公孙策点点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他把茶喝干了,向三人道谢,沉默又羞愧地走了。


 他独自走在古老的城堡中,心情随着思考而愈加沉重。人人都努力过,艾兰迪娅甚至作出过那样大的事情。他亲眼所见的东区已是数次整改后的结果,可还是很糟糕,还是很糟糕。阑


 他不喜欢司徒弈和他的剧团,可他不得不承认那男人的话有道理,那悲观到极点的理念似乎是正确的……是对的。


 “阿策,回来了?”


 “……啊。”


 公孙策抬起头,看见大哥疑惑地望着他。莫垣凯正从一扇门扉中走出,手中握着根铅笔,似乎刚进行完文书工作。他应当在做维修铠甲的设计图。


 “大哥。”他说,“在浩瀚如海的时代之中,我们每个人都微如尘埃吗?”


 莫垣凯放下铅笔。


 “是啦,阿策。你想地球上有六十多亿人,你在这个世界中不就像一粒尘那么小咯。”阑


 “那我们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


 莫垣凯惊讶地说:“喂,又来这套?”


 “什么叫又来?”


 “三年前不都说过好多次?当然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你去做些事情,总归就会有改变。巨大的改变不就是一个个小行动聚集起来的?”莫垣凯拍拍他的肩膀,“尘埃努努力都可以发光的嘛!”


 公孙策想起来了,他们以前是进行过类似的对话。莫垣凯刚开始搞英雄活动的时候,他在旁边冷眼旁观说这事没用,大环境该烂还是烂透。大哥笑呵呵地说你怎么就知道没用?你试过吗?哪怕能帮到一个人,我们的努力就是有意义的!


 然后他就这么一天天做下去,从大伙眼中的中二病干成了人人钦佩的英雄。


 “我估计你今天又遇见些糟糕的事情。但总归你也有帮到人的,对不对?”阑


 公孙策想起那个险些被冤枉的小男孩,挠了挠头。


 “是啦,大哥。”他笑了笑,“尘埃总归也能发光的。”


 他没再打搅好友的工作,转身走了。心情仍旧沉重,但又轻松了许多。那是他以前就知晓的道理,他只是又一次认识到了,比过去更深刻了些。


 或许大环境无法立竿见影地改变,但这不妨碍尘埃们将自己的人生过好。


 公孙策在东区治安管理处的办公室前找到了拂晓骑士。艾兰迪娅拿着一叠纸质文件,好像是刚刚写好的报告。


 “天啊。”公孙策呻吟道,“你自己交文件?”阑


 “是的。”艾兰迪娅说。


 “见鬼了你一个创界法使别过这么白痴行吗?!”公孙策一把将报告抢来,“给谁?我去!”


 艾兰迪娅莫名地瞧着他:“进门左手边第二个办公桌,骑士库兰。谢谢。”


 骑士库兰是个面相老实的黑皮肤青年,公孙策花了几分钟才说服他自己不是外来可疑人士而只是帮朋友跑个腿。他交完文件出门,看到拂晓骑士在走廊中等候。


 “嗯,就。”公孙策抹了把鼻子,刚想说些什么,肚子就发出了一声饥饿的叫唤。他尴尬地说:“……你饿不饿?我请你吃午饭好了。”


 他在心里咒骂着自己。真他妈蠢死了。这大概是他能想象出的最糟糕的开场白了。他身上甚至没带钱包。


 “谢谢,公孙先生。但不必了。”阑


 艾兰迪娅的回应中听不出感情色彩,像和同事汇报那样公事公办。“你看,我们……”公孙策企图难堪地垂死挣扎一下,听到了骑士小姐的后半句话。


 “我请客吧。”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w3ZW5AbjV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