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 第二十二章 王室丑闻(1)

第二十二章 王室丑闻(1)


 “这地方真大气哦~”


 莫垣凯站在博物馆门口,啧啧称奇。他的手中抱着一个金属箱子,那是刚从总部拿出来的结界中枢模块。


 奥莉安娜听见这声称赞,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馆之一,莫先生。馆中珍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珍宝,那均来源于当年出海的商人们,他们将为王室献礼看做至高的荣耀。”


 “你确定都是买的?”莫垣凯含笑问道。


 女骑士顿时有点不自信了:“我相信大部分是……商人们应当不会将掠夺来的财富奉献给王室吧。”


 这就难讲了。现代的商人有良心的都不多,很难想象古时的商人会多么遵循道德规则。


 莫垣凯摸出手机,正准备给小弟打个电话,远远看见一位高挑的绿发女子走来,向他抬手打着招呼。


 “嘿,帅哥!你是莫垣凯,对吧?”克丽基向他勾勾手指,“这边来,你的小朋友先进门了。”


 首席法师学徒讲话没那么优雅,但做派挺亲切,比起搞研究的更像个打杂的。她领着两人从侧门进了博物馆,边走边问:“我猜你认识老头?我是说,洛宁勒斯首席法师。”


 “我跟他……怎么讲好呢?还算熟吧。”


 老资历的超能力者或多或少都与洛宁勒斯打过交道,毕竟他在苍都初建时的混乱三年担任了初代执政官。


 平心而论,洛宁勒斯管理下的官方还是为苍穹之都做了不少事,他们做好了市政规划,建立了超能力研究体系,维持了稳定的食水能源供应,完善了天幕等一系列基础建设,也会出力平息大规模暴乱。但是没有任何人对洛宁勒斯有好印象,因为他是反超能力派最激进的急先锋。


 苍穹之都建设时期的极度混乱与此人的态度可说是有密切的关联,身为第一任执政官的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露对超能力者的反感,甚至说出“不应允许他们生存”的极端激进之语。他憎恶一切超能力者,不分贵贱,在他看来这帮“诅咒之子”活该全部死光。


 因此打从洛宁勒斯上任起,苍首区的祸事就没停过。但他每次都能靠着些古怪的玩意——什么会动的铠甲,活动的大楼,闹鬼的车子——逃出生天,并以此大肆抨击超能力者的凶暴性。大家都猜测有超能力者弃明投暗去当了他的保镖,却又拿他没有办法,只得咬牙切齿地骂一句老***。


 “他是个挺遭人嫌弃的老头,对不?”克丽基一幅了然的模样。奥莉安娜赶忙打圆场:“洛宁勒斯先生虽然脾气古怪,但本性并不坏……”


 “姑娘,这话你自己信吗?”克丽基说。


 奥莉安娜不吭声了。莫垣凯打了个哈哈,连忙转移话题:“老人家嘛,脾气总不是太好……反正都过来了,我们先看看博物馆如何?”…


 奥莉安娜笑着点头:“这当然没问题!这个月博物馆在举办王国步兵展,各个年代的经典兵器都有展出,我想您一定会感兴趣的——!”


 几乎就在三人进馆的同时,一道激烈的破空声自朝着莫垣凯的面门而来。超能力者眼疾手快将脑袋一仰,但见一根长箭以雷霆之势贯穿了其头颅方才所在的位置,在博物馆漂亮的石墙上轰出一个大坑。


 “哇,好生勐的展览。”莫垣凯说。


 博物馆大气恢宏的一层大厅如今已完全变了样貌。各种“无害”的藏品早早地挤到了一旁,将大多数空间留给了那些善于争斗的战士。一队身穿长裙的古王国士兵蜡像列队站在大厅南侧,在一声“放箭!”的呼喊后便齐齐弯弓射箭。利剑如雨般横穿广场,被另一头的超能力者轰得一把卷起,转而射向楼梯的方向。


 “射你自己去吧!


 ”公孙策大吼。


 “滚!”二楼阶梯之上,洛宁勒斯将手杖高举,一队穿红色军服的炮兵便从二层落下。大炮的引线丝丝作响,一颗颗黑亮的炮弹带着雷鸣之声砸穿了公孙策的箭雨。公孙策双手一合,强大的念动力顿时自战场中激发,将所有的炮弹压为齑粉。他狞笑地喊道:“老东西!你的破烂能力对我就他妈的没用!”


 “想看点有意思的?”洛宁勒斯将手杖向地上重重一锤,“活灵!”


 克丽基挠了挠脸,说:“惨咯,返魂法师生气了。”


 炮兵阵与弓兵队皆停了,一种微妙的变化出现在了这些博物馆中。那些一直在画中、书中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画中的人物们一一爬出画布,书中的文字形成黑白的人影,蜡像与铠甲的背上升起与他们同形象的人形……


 令死物们得以活动的力量从无魂的躯壳中升起,化作半透明的魂影徘回在了空中。这些鬼祟般的影子同时看向了公孙策,他们高呼着不同年代的语言,如厉鬼般向超能力者扑来!


 公孙策倒吸一口冷气,这回他的超能力一点都起不到效果了,简直像在影雾都中与幽魂战斗。他当机立断飞向空中,一边以花式机动回避活灵袭击,一面向洛宁勒斯丢出念力弹空隙。超能力攻击被护在法师身前的凋塑完全挡下,老东西比了个中指,猖狂地笑道:“低能!弱智!坐井观天!自以为是!”


 公孙策边跑边喊:“都知道你没有妈了,不用再讲了!”


 “大脑腐烂的崽子,滚进你家的祖坟里生蛆去!”老法师勃然大怒。


 眼看争斗将要进一步升级,莫垣凯赶忙换上战甲跃入战局中央,劝道:“大家好好打架,都文明一些,不要骂人!”


 “您这是在劝架吗?!”奥莉安娜尖叫道。


 上百只活灵聚集在一起,成为了一只身高十数米的厉鬼。“你也给我滚。”这厉鬼一爪便向莫垣凯拍来,口中发出老法师的声音:“返魂!”…


 莫垣凯的双眼突然一空,像是失去意识了一般一动不动。可他的手臂却在无意识的状况下自动抬起。那金色的右拳甲光芒大作,铠甲内部发出无感情的机器音。


 “重光拳。”


 右拳甲如火箭般发射,正中巨大厉鬼身躯。英雄立场的力量在敌人内部爆发,如对战苍穹之都的龙兽时般,将其彻底化作了光芒!


 在光芒散去之时,莫垣凯已出现在了老法师身边,双眼清澈明亮。洛宁勒斯冷哼一声:“哦……你到是有些长进。”


 “亏都吃过一次,肯定要想办法。”莫垣凯温和地笑笑,“年纪这么大,不好打打杀杀啦,万一闪到腰大家都不开心,我在市中心开机神大家也尴尬。有什么事情,不如我们坐下好好讲?”


 洛宁勒斯的办公室乱得像个鸡窝。各种乱七八糟的凋像、水晶球、骨片之类的玩意堆在了一起。古旧的老书随处都是,地上散乱着一页页零散的文件,让人难以找到落脚的地方。眼下彼此熟悉或不熟悉的六人均进了屋,克丽基正端着茶壶给客人们倒茶。


 “不用给超能力者倒茶!”办公桌后的洛宁勒斯冷着脸说。


 “别这么小肚鸡肠,老头,显得你又傻又抠。”


 克丽基全当没听见,把茶杯放在两位外来者面前,便站到了老法师身后。公孙策耀武扬威地瞪了他一眼,故意在喝茶时发出很大的动静。老法师抄起一册书便丢了过去。


 艾兰迪亚意识到再不说点什么他们恐怕又要再打一场,不得不提前开口:“首席法师阁下,我有些问题想要咨询您的意见,且我想向您讨要查理·莫顿先生的印章。”


 公孙策狐假虎威地冷笑,突然反应过来:“哎等会,印章不是克丽基偷的吗?”


 “此事明显出于洛宁勒斯阁下的授意。”


 老法师捋着胡子,冷笑道:“现在你知道有的是人比你聪明了?你的问题一会再说,先说印章的事情。超能力崽子们,你们怎么看查理·莫顿?”


 莫垣凯尝试使用温和的措辞:“水平低于高层成员应有的平均水准……”


 公孙策简明扼要:“废物。”


 “愚蠢懦弱第一,无能贪婪至极。”老法师讥笑道,“所以他不能当太子!试想若是两个月后女王驾崩,查理登上王座,这国家将变成什么样子!”


 “不是你等会?”公孙策惊愕道,“您这女王陛下就能活一个月了?”


 洛宁勒斯以一种极为古怪的眼神瞧着他,混着同情、厌恶、理解和讥讽。


 “他们没告诉你?琉璃之灾将至,人人皆有可能死去。”


 奥莉安娜惊慌地站起:“阁下,这是机密——”


 “你跟我谈机密?”


 洛宁勒斯嗤之以鼻。他比了个手势,一位诗人般的半身石膏像从杂物堆中飞起,啪一声落在了书桌上。洛宁勒斯一敲石膏像的脑门,诗人便像活了一样张嘴歌唱:…


 “夏季的最后一月之初,


 琉璃之灾自虚空而降。


 恐惧与贪婪吞没王都,


 荣耀与力量终成虚无。


 希望缥缈,不知源头……


 相信勇气,心怀觉悟。”


 石膏像唱完这串预言般的歌,便闭口不言了。老法师将其随意丢到一边,漠然道:“懂了吗?”


 “劳烦翻译下。”莫垣凯说。


 洛宁勒斯往椅子上一靠,不耐烦地说:“八月初将有一次极可怕的龙灾降临,苏佩比亚大概率要毁了。这儿的人很可能全死光,预言也不知道活路在哪,就这样。”


 公孙策花了好几秒钟消化情报,这所谓的预言震撼过了头。他的确想到王国将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了,他猜测那会是什么宝物出世高手诞生亦或者某某阴谋家准备政变一类的玩意……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会是龙。


 他试探着说:“不是,这玩意准吗?”


 “我希望它不准。”老法师冷着脸说,“这玩意是一位祸相创界法使留下的遗物,至今为止用了八百年了。这八百年间唯一一次出错是预言西部的一次地震,那次他讲得太过文艺,导致首席法师解读错了范围。”


 而这次半身像讲得简直是大白话,这想理解错都是个很困难的事儿了。


 公孙策难得安静下来,虽说龙灾这事在历史上常有出现,但他对此还真没什么真切的“印象”。巨龙现象太飘渺了,就像地震海啸火山喷发,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个玩意在,但少有人真认为它会落在自己头上。离他们最近的一次龙灾还是苍穹之灾,而苍穹之龙近六年间都一直在他的脚底下待着。


 “有必要这么紧张吗?”公孙策说,“我的意思是,苍穹之龙那么大都死球了,你们王国这么牛逼还怕一只龙?”


 “一只龙?”洛宁勒斯抓起一叠文件,重重往桌子上一摔,“你的脑子拿去喂猪了吗?!你以为那是什么!那是空华界的君主,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巨龙之一,她现界的余波在两千年前造就了如今的阿尔比恩岛,她真正的力量足以颠覆整个世界!”


 我他妈懂个屁,你以为老子是屠龙专业的吗。


 奥莉安娜不服气地说:“可是,首席法师阁下,我们王国同样强大呀!我们有着您在内的四位创界法使……”


 老法师的眼光如鹰般锐利,让女骑士一下子止住了声音。


 “强大?”洛宁勒斯一字一句地说,“王国再强能有六年前的帝国强盛吗?!连那些惊才绝艳的年轻人们都在苍穹之灾前束手无策,连天极都没能彻底解决问题!”


 他锤着桌子,大吼道:“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觉得王国能够胜利?谁给了你我们比龙强大的信心!


 天极又是什么劳什子里世界名人?再说苍穹之龙不都死了吗,怎么还说没彻底解决?…


 公孙策抑制住困惑,跟大哥一起安慰快被骂哭的奥莉安娜。莫垣凯不满地说:“喂,这是你们自己人。”


 “说了蠢话活该挨骂!”洛宁勒斯分文不让,“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一定要考虑我们全灭后的走向。赫来森,听好了,最重要的就是王冠的归属权。倘若王国元气大伤,查理的登基就会让它彻底走向绝路。他必须从太子的位置上滚下去,必须!”


 艾兰迪亚平静地听完了老法师的话语,问道:“我看不出这和您的行动有何关联。”


 克丽基站到桌旁,行了一礼,如汇报般说道:“在拿走查理殿下的印章后,我为他留下了一封信,上有老头……洛宁勒斯老师的亲笔签名与印章。信中所写内容如下:洛宁勒斯·瑞克卢对您的表现十分不满,若想拿回印章,请亲自前来洽谈。”


 克丽基·海德说完这些,就站回了老法师身后。奥莉安娜感觉一阵头晕:“他……他早就知道了?”


 洛宁勒斯厌恶道:“现在你们明白了。他不光无能,还没有勇气。”


 公孙策略一思索,便理解了老头的想法。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测试,如果克丽基没能偷到印章,那就说明查理王子平日是在藏拙,大家只是多虑;如果印章被偷了,而他自己来尝试交涉解决了问题,那此人或许还有一点指望;而现在他明知真相却仍想借拂晓骑士之手寻回印章,就只能说明此人无药可救。


 可洛宁勒斯大费周章做这事做什么?这不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吗?他想要向某人证明这一观点……?


 洛宁勒斯阴笑着说:“你们都不想站队,那我来帮你们下决定。”


 听到这句话,公孙策反应过来了。他理解为什么洛宁勒斯要当着他们四个人的面说这事了,因为王族隐私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他真正要做的是借此事展现查理无能的本质,让亲自了解到这些的上位者们站队。


 拂晓骑士的意见至关紧要,奥莉安娜身为终末剑执剑者的意见同样非同小可。如果洛宁勒斯已经争取到了其他人的同意,那么……


 一时间,房中的所有人都看向了拂晓骑士。而艾兰迪亚没让大家等待太久,实际上,她在听完问题后就立刻做出了回应。她的话语只陈述了一句事实。


 “查理·莫顿是对王冠适应度最高的王族成员,也是女王陛下最爱的子嗣。他有最大的可能性继承陛下的无常法。”


 洛宁勒斯面无表情地说:“考虑最恶劣的情况。如果我们全都死了,那一个无能愚蠢的创界法使,对国家的危害就更甚邪龙。”


 艾兰迪亚点头:“那么查理·莫顿不能继续担任太子了。此事应尽快处理,以备不时之需。”


 洛宁勒斯满意地笑了。


 “很好,麦柯罗也持有相同的观点。现在让这几个小崽子出去,我们该跟女王好好谈谈了。”


 克丽基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拂晓骑士以外的几位出了门。莫垣凯最后一个走,他站在门口,思考着琉璃之龙的预言,说:“其实你需要帮忙呢,都不必到了这里再说事情。直接在苍穹之都讲都没问题的。”


 “我不需要你那点可笑的力量。”老法师闭目养神,“修完铠甲就滚蛋。”


 “那你又何必让我听到预言?”


 莫垣凯笑了笑,关门走了。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w3ZW5AbjV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