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 第二十七章 王室丑闻(6)

第二十七章 王室丑闻(6)


 自查理太子的案件结束后,公孙策的生活陷入了一种“不稳定”的平静。烋


 对王国神话的追查陷入了僵局。一方面由于女王在会议结束时的表态,洛宁勒斯与艾兰迪娅都不得不选择暂时停止调查;另一方面他们手头也没有更多的线索,他们去问过克丽基,但学徒也只知道那起他们看过的戏剧,他们去询问过道格拉斯,但老工匠的记忆明显被人操控过,他想不起来自己的调查成果了。


 线索只剩下了那份厚厚的纸质报告,而那文件掌握在司徒弈的手里。公孙策后来又去了一趟剧团,高帽白袍的团长只笑着说戏剧仍在排演,待好了再来邀请。线索就这么断了,他们没能做出比那晚更近一步的推断,只得重归于日常生活之中。


 大哥每日的生活就是跑去修修铠甲,按时下班了事,而他这没事可干的家伙则跟着拂晓骑士跑东跑西。往往是艾兰迪娅的电话一响,某位警员或下级骑士惶恐地声称遇见了无法解释的疑案,拂晓骑士就戴上她的猎鹿帽领着她(看管)的超能力者跑去案发现场。


 最常见的案件是杀人案,其次是盗窃,偶尔也有诈骗。不出人命的案子往往就涉及到权高位重的人员,毕竟没有大事没人敢打搅王都最有名气的名侦探(尽管他觉得艾兰迪娅也不介意查些普通的案子),他们因此而跑遍了王国的大街小巷。


 三个星期的时光就这么匆匆过去,还有几天就要到决斗的日子了。这天下午难得有空,他给卡尔黛西亚打电话闲聊。礼帽女在电话那边好奇地问:“王国旅行好玩吗?”


 “不好玩。”公孙策没精打采地说,“我这两周半夜被叫起来三次,几乎每天都早起,比起旅游更像坐牢。”


 “……你确定自己去的是苏佩比亚而不是什么集中营?”烋


 公孙策打了个哈欠:“我很确定,这地方真是烂到……”


 说话间咖啡厅的老太太帮他端上了热咖啡,顺带给送了他一块小饼干。公孙策赶紧向老人家微笑点头,将饼干送进嘴里嚼了嚼。微苦的口感带着一点甜味扩散开来,让他感觉不错。


 座位旁传来敲窗的动静,一个高中生岁数的姑娘在店外向他挥了挥手,便害羞地跑开。这是前几天他们随手帮的委托人,她在超市打工被怀疑偷了东西,公孙策用念动力扫了圈帮忙找到了失物。


 “这地方也还行。”超能力者改口道,“不算多好,也不算多坏。”


 “啧啧,你这废话功力又见长了。”


 “我的废话最近毫无用武之地我都快失业了好吧。扣了,拜。”


 公孙策扣了电话,桌对面的拂晓骑士放下手头的侦探小说。他赶在对方开口前抢先说道:“普通朋友,不是女友!”烋


 “我疑惑的点在于你也有朋友,公孙先生。”艾兰迪娅说。


 公孙策一拍桌子:“我在你眼中是什么社交力为0的自闭孤僻怪人吗?!”


 “你的确自闭且孤僻。”艾兰迪娅赞同道。


 “拜托别用这种‘华生你发现了关键’的语气!而且凭什么我们自闭症就不能有朋友了你歧视社恐啊!”


 “事实上你没有社交恐惧,与其相反你很善于与陌生人拉近关系。”


 艾兰迪娅将自己的咖啡杯往前挪了一下,让其与公孙策的杯子近了些。她在两个杯子间划了一道线。


 “但你会刻意维持与他人的距离,让彼此的关系处于一个低于至交好友,而高于泛泛之交的区间之内。这样的人很难有朋友,因为你会把想要越线的人主动挡出去。”烋


 公孙策推了下眼镜,抬杠说:“用证据说话。”


 “你抵触肢体接触。你从不谈起自己的生活。当他人主动提出独处或外出的邀请时,你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拒绝。”艾兰迪娅一条条列举着观察结果,“为了维持距离你会不惜降低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例如在克丽基小姐邀请你外出时你会刻意抨击她的身材。”


 “你这就言过其实了,我只是不喜欢平胸妹。”


 艾兰迪娅望着他的眼睛,说:“但你比自己表现出的形象更懂得尊重:你从未对他人的外貌发表评价,亦或嘲笑。”


 公孙策一时语塞。他有那么点窃喜,因为艾兰迪娅很少夸奖他;同时他感到一阵不好意思,就像不良少年偷偷喂小猫被发现时那样尴尬——我诡言道化主打的是个狂拽酷霸诡秘难测的形象你来句“你很懂得尊重”是闹哪样啊?这以后回去道上还怎么混?


 “好吧我承认我有刻意保持距离,这是我们那边的习惯。而且你也不能因此说我多特别……你会到处和人说自己的过去吗?”


 “不会。”烋


 公孙策拍了下手:“是吧!我会有大哥以外的朋友是因为认识很久了不知不觉熟了变成哥们了,我们彼此知根知底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但对于不那么熟的人我肯定会有顾虑。这个顾虑是没法量化的,因为人的心里也没有那种确定的界限。


 人际交往又不是恋爱游戏,不会有说什么你完成了日常任务好感+1,完成了关键时间关系变化这种方便的机制。没有可以量化的指标,你怎么好判断一个人是敌是友?”


 艾兰迪娅困惑地说:“我不理解你的比喻,什么是恋爱游戏?”


 “就是……”


 公孙策竭尽所能以高雅的语言描绘着自己热爱的娱乐方式之一。拂晓骑士思索了一阵,说:“这意味着,你和电脑中的虚拟女性谈恋爱?”


 公孙策绝望地往桌上一趴:“啊对对对。不瞒你说我其实有个电子老婆,她身材一级棒扎着双马尾性格温婉又善良每天早上起来都跟我说公孙策你该起床了,除了摸不着一切都好。”


 “你总习惯以谎言解决问题,因而不愿展露自己的真心。”艾兰迪娅评论道。烋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你倒是对谁都真诚以待奈何人家不买你账嘞。”


 公孙策往咖啡中倒着砂糖和奶,令杯中的液体变为了巧克力般的棕色。他慢吞吞地搅着勺子,有点想说的,又不知说什么好。


 又来了。又开始了。自从太子一案结束后,他就常常感受到这种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矛盾感。他发觉这个女人的生存方式简直和自己处于另一个极端,他们总是想要纠正彼此的思想,让他们变得更像自己,因为他们都厌恶着彼此的本性。


 是的,厌恶。他真的很讨厌拂晓骑士为人处世的方式,他相信艾兰迪娅也必然厌恶自己。可他却也觉得和她辩驳争吵,跟着她跑东跑西查案是件……不算烦躁的事。


 这感觉真矛盾极了,就像这个国家一样。他讨厌这儿的许多事情,却也挺享受这段不平常的生活。


 公孙策把咖啡喝完,放在桌上:“没什么事我出去逛逛,一会回。”


 “请不要离开太远。”烋


 “好好好……”


 公孙策在内城区的街道上漫步了几分钟,觉得有些无趣,这无趣之处在于他找不太到自己的存在价值。


 虽说他承诺要帮大哥的忙,但这三周间他也没做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事情,艾兰迪娅可以自己把一切案件都解决,大哥修铠甲时也不需要他的帮助。公孙策只是跟在他们的身后说着白烂话,就跟他以前所做的一样。


 一个能说会道的挂件,少了他也不会改变什么。


 “??”


 他大声吹着口哨,想着杂七杂八的念头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停留在一间服装店的橱窗前,盘算着是否该给自己买套英伦风的穿搭以作为纪念。橱窗玻璃上照着他的面庞,也模糊地映着一个向他走来的人影。烋


 他回头,一位黄发黑裙的少女站在不远处向他行屈膝礼,举止优雅如同贵族千金。来者有些眼熟,可公孙策一时没想起对方的身份。


 “您还记得我吗,公孙先生?”黑裙女子微笑。


 公孙策好不容易才将此人与自己的记忆重叠起来,他着实吃了一惊。


 “你是……简·狄埃拉?”


 他印象中的骑士随从是个平平无奇的俗气女人,穿着俗气的麻布衣衫,黄发系成两股辫,在情绪激动时会露出低劣的神情,像个村姑。


 而如今她穿着白丝边的黑色连衣裙,以黑色的吊带袜包裹着腿部,自肩头到肘部的圆润肌肤都暴露出来,仅用薄纱遮蔽。她的发辫散了,脸上画了淡妆,右耳上系着蛇形的耳坠,在头上戴着一朵紫色的花朵。她的长相仍与过去相同,可她的形象全然变了。


 公孙策难以将其与过去那个女人划上等号,穿着打扮的变化真有如此显著吗?以至于连一个人的气质都会截然不同?烋


 简拎起裙角,在原地转了转:“很高兴您还记得我,先生。您觉得这打扮如何呢?”


 公孙策眯起眼睛:“还不错。比你之前漂亮许多。”


 “多谢您的恭维。我其实一直喜欢漂亮的衣服……但我之前不能够如此打扮。您知道,我是艾兰迪娅的随从,又是贫民出身。我不能打扮得像个不检点的女人一样,那会招人说闲话。”


 “好在我现在不是骑士了。”她垂下目光,“我可以按照另一种方式生活了,比先前更加自由……哦,真抱歉,我许久没跟人讲话了,一不留神说得太多了。我希望这没让您厌烦。”


 “不不,这可不会,公孙先生我从来就没有嫌别人话多的时候。”公孙策一推眼镜,“那么,还请问您有何贵干?”


 “我是来向您道歉的,公孙先生。”


 简的话语大出他的预料,她低着脑袋,看上去相当惭愧。烋


 “那时我的心灵被嫉妒与偏见蒙蔽了,恶意使得我做出了那般愚蠢的行径。这段时间我逐渐冷静下来,发觉了自己的过失……我不敢奢求您的原谅,先生。我只是想向您道个歉,作为那起事件的结束。”


 简深深鞠躬,而后抬头,楚楚可怜地瞧着他,眼中有着水雾。公孙策本打算说点刻薄的话语,说你这诬陷人还在背后嚼舌根的恶女还好意思出现在老子面前快快滚蛋,但见这样子就不自觉心软了。


 有什么必要呢?她早已受到了惩罚,事到如今再落井下石也没有什么意义,反显得像个小气的恶人一样。到底他跟简也只是一面之交,他没有资格替艾兰迪娅责怪此人,那只会让所有人的都不好受。


 公孙策单手插兜,说:“我不在意。比起我你更该向艾兰迪娅道歉,你让她很受伤。”


 “我无颜面对她。”简轻声说,“我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我……我不能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深吸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我知道这太过无耻了,但我想请求您帮帮我,先生。”


 “我帮忙?做什么?”公孙策皱眉。烋


 “我是真以为拂晓骑士击毁了铠甲,因为我亲眼见到了全过程。可如今想来,或许事实并非如此……


 我想对过去的过错而做些弥补。如今拂晓骑士仍因此而备受困扰,可我已经没有颜面出现在她的面前。您要比我聪明得多,能请您帮我证明骑士艾兰迪娅的清白吗?”


 圣火铠甲。令他们来到王国的最开始的目的,引发这一切的案件……


 所有人都避而不谈的,让骑士艾兰迪娅深陷怀疑的事件。


 “说来听听吧。”公孙策说。


 事件本身并不复杂,甚至可说,此事简单到了三言两语即可带过的地步。烋


 在得知琉璃之灾将至后不久,拂晓骑士提出与首席法师合作,对星辉骑士们的铠甲做一次维护整修,以充足的准备应对将至的灾厄。


 艾兰迪娅本人擅长造物,洛宁勒斯的活灵法术在这方面也十分便利。王国高层们均表示赞同,维修工作就此开始。两人自第七骑士的“明花”一路维修到了拂晓骑士自己的“神锋”,过程非常顺利,且还当真发现了些常年使用带来的隐患。而到了老团长的“圣火”时,情况有了些变化:圣火铠甲具有稳定结界的作用,在平常都置于骑士团总部的密室,不得轻动,而打开密室结界的钥匙只有三把,分别在老团长、女王与首席法师手中。


 拂晓骑士与首席法师约定在当日清晨进入密室,维修铠甲。然而当艾兰迪娅与简到来时,老法师却迟到了。拂晓骑士早有所料,以从团长处借来的钥匙开了门。


 而之后,事情的发展就有些奇怪了……


 “那时我站在走廊里,还未进门。骑士艾兰迪娅首先走进密室,却立刻停了下来。”


 “她停下了?”烋


 “是的,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几乎在同一时间,骑士艾兰迪娅用无常法封锁了整个骑士团总部。紧接着她要求我去寻找首席法师阁下,且特意嘱咐我不要使用无常法。”


 简表现得相当困惑:“我第一时间照做,在总部大楼附近见到了洛宁勒斯阁下。当时骑士奥莉安娜也在附近,我心想很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叫着她一齐赶来。可当我们进门时……”


 “你们看到了什么?”公孙策问。


 简很是犹豫了一番,用手捏着裙角,说:“我们看见骑士艾兰迪娅持剑站在铠甲附近,她似乎刚从影雾都中出来……纯白色的剑光闪过,圣火铠甲被一分为二。”


 简直是现成的“案发现场”。如果只有简·狄埃拉一人还好说,连老傻逼和奥莉安娜也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的话,就难有伪证的可能……


 公孙策思考了一阵,问道:“谟涅摩叙涅记录?”


 “那段期间内只有骑士艾兰迪娅一人使用过力量。”烋


 果然啊。不是这样的话反而倒不合理了。


 公孙策推了下眼镜:“大概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会怀疑拂晓骑士?她有什么作案动机?把老团长的铠甲打坏了,对她本人有什么好处呢?”


 简左右看了看,说道:“这很难以启齿,但是……一部分人觉得……那是对她有利的。因为七月初就是御前决斗了。您知道的,每五年一次,星辉骑士们会重排席位,决斗的胜负会将其影响。”


 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您们这座次高低与决斗胜负有关。


 这新情报很快让公孙策有了联想:“我草,他们该不会认为……”


 简表现得极为沉闷,她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出结论。


 “很多人都说拂晓骑士此举是为了干扰将至的决斗,好将第一席的位置紧紧攥在手中。如此一来,她就必然会是新的团长。”烋  

(https://www.jingcaiyuedu6.com/novel/w3ZW5AbjV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ingcaiyuedu6.com。精彩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jingcaiyuedu6.com/